想做就做


  在我們的生命中,不時發生的一些事故會使我們需重新評定事物的輕重。有時是為生辰而傷感;有時是朋友遇到重大的難題。對我來說,是個好友的喪禮令我覺得失去依靠,心情紊亂,對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感到疑惑。
我想去銀行提出我們的全部存款,到大溪地去。我想把塑料碟子都放在車路上,開倒車把它們輾個粉碎。我想去學芭蕾舞。我想把假花通通扔掉,代之以一片青蔥的蔓籐和花草。我想把一塊塊的小地毯收起來,讓塵埃愛落在哪裡就落在哪裡。
就在那天晚上,我省察自己的生活,把所有的事情重新安排,還發了個誓。我不要學「鐵達尼」號郵船上的那個女人,在船出事攀上救生艇生死未卜時,苦惱地哭泣說:「早知道這樣,我就把那飯後的甜餅、巧克力、奶酪吃個痛快。」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像這位小姐一樣認識生活,那麼我們的每一天都好像是自己一生最後的一天。
你知道我放滿了舊褲襪的那個抽屜?那些穿不上而且一看就討厭的舊東西——哼,我都給扔了。
記得放在門廳那支積滿了灰塵、夏天會發軟的玫瑰形大蠟燭?我昨天把它點燃燒掉了。
還有車窗——有條5厘米的裂縫,我們說過賣車的時候要修好的?哈,修好了。
你猜我們星期天請誰來吃晚飯,是美玲和家昌,我們在16次宴會上碰見過他們,每次都說:「我們該聚一聚。」
還有那一大罐酸菜,因為只有我吃,捨不得開了吃不完要扔掉?唉,那又有什麼關係!
我用一小塊貝殼形的粉紅色肥皂洗手,丈夫對我說:「我以為你會留起來?一弄濕就不像
貝殼了。」
我低頭看了看一手的肥皂泡。貝殼只是容納生命的。現在我給它一個機會變得更有價值。

Author :Erma Bombeck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飯後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