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傳奇的破滅:揭秘"火星上的人臉"


NASA的一個探測器在火星表面失蹤之後,噴氣推進實驗室某大廳

的墻上貼出這樣一段文字,其中所有的字都是從報紙上剪下來的—

—我們劫持了你們的衛星/如果你們想把它贖回來/交出20億火星元

/ 不準笑/否則你們就永遠也看不見它了。

電影或者其他文學作品中充滿了巧合,比如警察總是在我們的英雄

把問題解決掉以後才趕到,比如定時炸彈總是在最後一秒停下來。

在生活中也有這樣的巧合,夏日的雲朵看起來像各種奇形怪狀的動

物或者英倫三島,天花板上的裂縫如同稀奇古怪的文字,我們對這

些現象熟視無睹,頂多是會心一笑,然而,如果這種事發生在火星

上,就變成了—— 25年前的傳奇

火星是一個紅色的星球,有著類似於地球的環境,可以用望遠鏡比

較清晰的觀察到它紅色的表面和白色的極冠。

也許正因為如此,它給科幻小說的創作提供了無盡的素材。比如威

爾斯的《大戰火星人》,電視劇《火星叔叔馬丁》等等。有人堅信

火星存在高級智慧文明,但是除了所謂的“運河”外苦於沒有更多

的證據。1976年,美國宇航局(NASA)發射了海盜1號火星探測器

,它的任務是為海盜2號尋找一個合適的著陸地點。

7月31日,NASA公佈了一張照片,它的官方說明是這樣的:

……這張照片顯示了一個受侵蝕的岩石臺地地形。圖片中央的巨大

岩石看起來就像是一張人臉,這是由於光影給人們造成了它具有眼

睛、鼻子和嘴的錯覺……


圖1:火星上的人臉

這件事有趣極了!照片上的大石頭看起來就像個埃及法老的臉。

NASA的本意也許是讓大家樂一樂,同時吸引公眾對於火星探測的

興趣。這真是個成功的創意,它迅速吸引的公眾的目光,成了大報

小報的談論話題。但是很不幸,人們只看到這張臉長得像斯芬克斯

,而完全無視照片的說明!如同野火一般的謠言,這塊大石頭被越

傳越神,有人乾脆宣稱這張“火星上的臉”表明了那裏曾經存在著

高度發達的文明云云,這塊石頭附近的另外一些石頭也被說成了“

金字塔”和“城市”。

幾乎沒有科學家相信這種荒誕的說法,但是普通人顯然就不一樣了

:“火星上的臉”幾乎成為了一種新時代的宗教,它所在的基多尼

亞(Cydonia)地區成了聖地。這張臉迅速佔領了傳媒的每一個角落

,從報紙雜誌到廣播電視,甚至“主演”了一部好萊塢的電影!在

美國,如果你願意的話,有一段時間你甚至可以在幾乎任何地點看

見這張略帶驚愕的臉瞪著你。如果你用“Face on Mars”作為關鍵

詞檢索互聯網,還能找出成千上萬有關火星臉的網頁——既有支援

者,也有反對者。有人以此為理由要求給NASA增加預算,這固然

是好意,卻只能令NASA的科學家哭笑不得。還有人開始指責政府

隱瞞了關於火星上存在文明的事實(如同那個“著名”的羅斯威爾

外星人事件)。就這樣,“火星上的人臉”終於變成了一個傳奇。

老照片·新照片

NASA萬萬沒想到這塊石頭竟然成了超級明星。當然,對於NASA來

說則是燙手的山芋,因為NASA成了政府陰謀的同盟。科學家認為

,給“火星上的人臉”拍一張新照片比NASA的新聞發言人辟一百

次謠還有效。1998年——也就是海盜1號拍下“火星上的人臉”的

照片後的22年——這個機會來了。這年4月5日,科學家們操縱新的

火星環球勘察者探測器給基多尼亞地區拍攝了一張新的照片。成千

上萬人涌上噴氣推進實驗室的網站,要先睹為快這張“火星上的人

臉”的照片。很顯然,這張照片令人大失所望:根本看不出它像張

臉!但是有人提出,4月正是火星的多雲季節,雲層的影響很可能

遮住了這張臉,所以這張照片不算數。


圖2: 1998年火星環球勘察者拍攝的照片

看來有些人就是不死心!為此,2001年4月8日——火星上晴朗無雲

的一天——火星環球勘察者重新給基多尼亞地區拍了一張照片。這

張照片由於25年來技術的進步而變得非常完美,它的解析度是1.56

米(這是海盜1號解析度的27倍以上)。現在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了

:這個所謂的“火星上的人臉”無論如何也稱不上我們通常的那種

“臉”的概念。它更像一塊乾裂的麵包。


圖3:2001火星環球勘察者拍攝的照片

當然,為了進一步增強這個證據的真實性,科學家們還使用了高精

度的鐳射測高儀對該地區進行了掃描。通過對數據的處理,得到了

這個“火星上的人臉”的三維圖像。這下子恐怕誰也沒話說了,因

為從這張圖像上可以看出,這個傳奇般的臉沒有眼睛,沒有鼻子,

甚至沒有嘴巴!它只不過是火星上一座普普通通的平頂山。這就是

25年來“火星上的人臉”的結局——一個十分滑稽的結局。


圖4:通過鐳射測高儀數據繪製的三維影像

教你製作一張火星臉

不過,恐怕還是有人會問,為什麼最新的照片和25年前的大相徑庭

呢?很簡單,因為25年前的技術原因,NASA對圖片進行了一些處

理。對照片進行數字化處理是一項經常使用的技術。不為人所知的

是,海盜1號拍攝的基多尼亞地區的原始照片並不清晰。為了使人

們看清圖片,科學家首先把原始圖片放大並增加它的對比度。然後

,由於無線電信號回傳過程中的干擾,圖像丟失了一些細節,科學

家需要糾正這些小斑點的錯誤。接下來是去除圖像的網紋。最後,

進一步增強圖像的對比度。瞧,多麼熟悉的畫面,“火星上的人臉

”終於出現了!


圖5 “火星上的人臉”圖片處理過程

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分別是:

原始圖片、放大和增加對比度、糾錯、去網紋、最終增強對比度但

是請記住一點,無論數字處理技術多麼完善,它都沒法憑空編造新

的資訊。海盜1號的圖像只不過是一個誤會。

還有新面孔

世界上存在著驚人的相似性:地球上某些山峰看起來就向是人或者

動物的模樣,一種叫做何首烏的植物竟然會有人形,火星上的一座

平頂山在某種情況下看起來就像是人臉。

奇怪嗎?一點也不。天文學家、科普作家卡爾·薩根在他的《魔鬼

出沒的世界》裏說:“有一個很有名的茄子與裏查德·M·尼克松

非常相像。

我們從這件事上能夠推論出什麼呢?是神明的旨意還是外星生命介

入了我們的生活?共和黨人對茄子遺傳基因的干預?都不是。我們

應該承認,世界上有大量的茄子,假如我們能夠見到數量足夠的茄

子,我們遲早會發現有像人的面孔的茄子;甚至是像非常特殊的人

臉的茄子。”火星的表面積很大,山丘也不計其數。那麼,存在這

樣的一張“臉”又有什麼可奇怪的呢?它怎麼能成為火星上存在智

慧生命的證據呢。何況,現在看來這張臉本來就是誤會。雅丹地貌

或者風蝕蘑菇在一般人眼裏非常奇特,但是在地質學家眼裏就很平

常——它們不過是億萬年地質演化的結果。如果有人肯花時間,在

火星上一定可以找出像漢字的地形,這又能說明什麼呢?難道是中

國人曾經登上過火星?另一方面,我們都有點疑人偷斧的心理。當

別人明示或者暗示那塊石頭像人臉的時候,我們就會越看越覺得像

,最終這種概念就在大腦裏牢牢地紮下了根。人類通常有辨認相貌

的天賦,然而這種天賦有時也會把我們引入歧途。

也許將來我們還會在火星上找到新的火星人的面孔,但是這又有什

麼要緊的?在廣袤的宇宙還有那麼多的未解之謎等待人類去了解,

我們顧不上這些老的或者新的面孔。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科技。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