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虛


唐開元十五年,有敕天下村坊佛堂;小者並拆除,功德移入側近佛寺;堂大者,皆令閉封。天下不信之徒,並望風毀拆,雖大屋大像,亦殘毀之。敕到豫州,新息令李虛嗜酒倔強,行事違戾,方醉而州符至,仍限三日報。虛見大怒,便約胥正,界內毀拆者死。於是一界並全。虛為人,好殺愎戾,行必違道,當時非惜佛宇也,但以忿限故全之,全之亦不以介意。歲余,虛病,數日死。時正暑月,隔宿即斂。明日將殯,母與子繞棺哭之。夜久哭止,聞棺中若指爪戛棺聲。初疑鼠,未之悟也。斯須增甚,妻子驚走。母獨不去,命開棺。左右曰:「暑月恐壞。」母怒,促開之,而虛生矣。身頗瘡爛,於是浴而將養之,月餘平復。虛曰:初為兩卒拘至王前,王不在,見階前典吏,乃新息吏也,亡經年矣。見虛拜問曰:「長官何得來?」虛曰:「適被錄而至。」吏曰:「長官平生,唯以殺害為心,不知罪福,今當受報,將若之何!」虛聞懼,請救之。吏曰:「去歲拆佛堂,長官界內獨全,此功德彌大。長官雖死,亦不合此間追攝。少間王問,更勿多言,但以此對。」虛方憶之,頃王坐。主者引虛見王,王曰:「索李明府善惡簿來。」即有人持一通案至,大合抱,有二青衣童子亦隧文案。王命啟牘唱罪,階吏讀曰:「專好割羊腳。」吏曰:「合杖一百,仍割其身肉百斤。」王曰:「可令割其肉。」虛曰:「去歲有敕拆佛堂,毀佛像,虛界內獨存之,此功德可折罪否?」王驚曰:「審有此否?」吏曰:「無」。新息吏進曰:「有福簿在天堂,可檢之。」王曰:「促檢,」殿前垣南有樓數間,吏登樓檢之,未至。有二僧來至殿前,王問師何所有,一答曰:「常誦金剛經。」一曰:「常讀金剛經。」王起合掌曰:「請法師登階。」王座之後,有二高座,右金左銀,王請誦者坐金座,讀者坐銀座。坐訖開經,王合掌聽之。誦讀將畢,忽有五色雲至金座前,紫雲至銀座前,二僧乘雲飛去,空中遂滅。王謂階下人曰:「見二僧乎?皆生天矣!」於是吏檢善簿至,唯一紙,因讀曰:「去歲敕拆佛堂,新息一縣獨全,合折一生中罪,延年三十,仍生善道。」言畢,罪簿軸中火出,焚燒之盡。王曰:「放李明府歸。」仍敕兩吏送出城南門,見夾道並高樓大屋,男女雜坐,樂飲笙歌。虛好絲竹,見而悅之。兩吏謂曰:「急過此無顧,顧當有損。」虛見飲處,意不能忍行,佇立觀之。店中人呼曰:「來」。吏曰:「此非善處,既不相取信,可任去。」虛未悟,至飲處,人皆起,就坐,奏絲竹,酒至,虛酬酢畢,將飲之,乃一杯糞汁也,臭穢特甚。虛不肯飲,即有牛頭獄卒,出於床下,以叉刺之,洞胸,虛遽連飲數杯,乃出。吏引虛南,入荒田小徑中,遙見一燈炯然,燈旁有大坑,昏黑不見底,二吏推墮之,遂蘇。李虛素性凶頑,不知罪福,而被酒違戾,以全佛堂,明非己之本心也。然猶身得生天,火焚罪簿,獲福若此,非為善之報乎!與夫日夜精勤,孜孜為善,既持僧律,常行佛言,而不離生死,未之有也。(出《紀聞》)
 

【譯文】
唐玄宗開元十五年,皇帝下令天下的村坊佛堂:小的全部拆除,功德移記到附近的佛寺裡。佛堂大的,都令其關閉。天下不信佛的人,都聞風而動紛紛拆毀佛堂,即使是大廟和大佛像,也被拆毀。命令到了豫州,新息縣令李虛嗜好喝酒性格倔強。做事暴戾,正喝醉酒而州符送到了,仍然限三天執行上報。李虛看見大怒。就告訴手下官吏,界內有敢拆毀佛堂的人處死。因此一縣之內的佛堂保全無損。李虛為人,好殺而剛愎暴戾,做事一定違背常理。當時並不是可惜佛宇的損害,只是因為限期太短而忿怒,就偏偏保全它。保全了佛宇,也不把它放在心上。過了一年多,李虛病了,幾天後死了。當時正趕上是暑天,隔一天就入殮了,第二天將要出殯,母親和兒子圍著棺材哭他,夜深哭聲停止了,聽到棺材裡像指爪敲打棺材的聲音。起初疑心是老鼠,沒有注意。不一會聲音更強,妻子驚慌而跑,唯獨母親不走,叫打開棺材,左右的人說:「暑天恐怕屍已爛。」母親發怒,催促打開棺材,而李虛復活了。身上好像長了很多爛瘡,於是洗了澡並且好好地調養。一個多月才恢復起來。李虛說:當初被兩個士兵抓到閻王面前。閻王不在,去見階前的典使,原來是新息縣的官吏。死了近一年了,看見李虛拜見並問他:「你怎麼來的?」李虛說:「剛被招來的。」官吏說:「長官平生,只是以殺人害人為快,不知道是不是可負罪乞福?今天應當受到報應,這可怎麼辦?」李虛聽到後感到害怕,請求救他,官吏說:「去年拆佛堂,唯獨長官你的界內的佛堂保全了,這個功德最大,你雖然死了,也不應由這裡來拘你。過了一會閻王審問時,不要多說別的,只是講這件事。」李虛正想怎麼說時,一會閻王坐下,主管的人領李虛見閻王,王說:「拿李明府的善惡簿子來!」就有一個人拿一通卷案,有一大抱。又有二個青衣童子跟隨著。王命他們打開文案念罪。階吏讀到:「專門好割羊腳。」吏說:「應打一百棍,並割掉他身上的肉一百斤。」王說:「可以開始割他的肉。」李虛說:「去年有聖旨要拆毀佛堂,毀掉佛像。我的界內的佛堂獨自保存下來,這個功德可以減輕罪過嗎?」王驚訝問道:「確有此事麼?」官吏說:「沒有記載。」新息縣的官吏上前說:「有福簿在天堂,可以驗證一下。」王說:「趕快驗證!」殿前牆南有幾間樓房,官吏上樓去驗證,還沒有回來。這時有二個和尚來到殿前,王問師傅有什麼功德,其中一個答道:「常誦金剛經。」一個說:「常讀金剛經。」王站起拍著手說:「請法師上來!」王的座位之後,又有二個高座,右邊的是金的,左邊的是銀的。王請能誦金剛經的坐金座,讀經的坐銀座。坐下之後打開經書,王合掌而聽,誦讀將要完了,忽然有五色祥雲到金座前,紫色祥雲到銀座前。二位和尚乘雲飛走,在空中消失了。王對階下的人說:「看見兩個和尚了嗎?都升天了。」這時官吏檢驗善事簿回來了,只有一張紙,於是讀到:「去年下令拆毀佛堂,唯獨新息一縣保全了佛堂,應免去一生中的罪,延長壽命三十年,然後托生在好地方。」念完,罪簿軸中出火。把它燒盡。王說:「放李明府回去。」仍下令讓兩個官吏把他送出城南門。看見一夾道及高樓大屋,男女圍坐,玩樂喝酒吹笙唱歌,李虛喜愛絲竹樂,看見了很高興。兩個官吏對他說:「快過去此地,不要去管他們,管他們就要受害。」李虛看見喝酒處,說什麼也走不動了,站在那觀看。店中的人招呼道:「請進來!」官吏說:「這可不是個好地方,既然你不相信,隨你去吧。」李虛沒有明白,到了飲酒處人都站起來。李虛便坐下,彈奏絲竹,酒拿來了,李虛回敬完畢,將要飲酒,卻是一杯糞汁,特別臭。李虛不肯喝,就有牛頭卒從床底下出來,用叉刺他。在他的胸上刺一個窟窿。李虛立刻連喝幾杯,才出來。官吏領著李虛向南,進入荒野小道上,遠遠地看見有一盞燈亮著,燈旁有一個大坑。昏暗不見底。二個官吏推落他,於是李虛甦醒了。李虛一向性格凶狠頑固,不知罪福,而喝酒違法,保全了佛堂,本不是他自己的本意,然而還得到復生,火燒他的罪簿,得到這樣的福,難道不是行善的報應嗎?那麼,日夜精心勤奮,孜孜不倦地做善事,既按和尚的戒律約束自己,又常常按佛祖的教導做事的人就必然會脫離生死,超然物外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報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