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晏


唐晏,梓州人,持經日七遍。唐開元初,避事晉州安岳縣。與人有隙,讒於使君劉肱,肱令人捉晏。夜夢一胡僧云:「急去。」驚起便走,至遂州方義縣。肱使奄至,奔走無路,遂一心唸經。捕者交橫,並無見者,由是獲免。(出《報應記》)
【譯文】
唐晏是梓州人,堅持唸經每天七遍。唐朝開元年初,在晉州安岳縣避事,和別人有隔閡,那人就向使君劉肱進讒言,劉肱派人捉拿唐晏。晏夜夢見一個胡僧說:「快走!」於是驚起便走,一直到了遂州方義縣,劉肱派的人趕到,晏走投無路,就一心唸經。追捕的人來來往往,並沒有發現他,因此才獲免。張御史
張某,唐天寶中為御史判官,奉使淮南推覆。將渡淮,有黃衫人自後奔走來渡,謂有急事,特駐舟。洎至,乃云:「附載渡淮耳。」御船者欲毆擊之,兼責讓,何以欲濟而輒停留判官。某云:「無擊。」反責所由云:「載一百姓渡淮,亦何苦也?」親以余食哺之,其人甚愧恧。既濟,與某分路。須臾,至前驛,已在門所。某意是囑請,心甚嫌之,謂曰:「吾適渡汝,何為復至?可即遽去。」云:「己實非人,欲與判官議事,非左右所聞。」因屏左右云:「奉命取君,合淮中溺死,適承一饌,固不忘。已蒙厚恩,只可一日停留耳!」某求還至捨,有所遺囑。鬼云:「一日之外,不敢違也,我雖為使,然在地下,職類人間裡尹坊胥爾。」某欲前請救,鬼云:「人鬼異路,無宜相逼,恐不免耳。」某遙拜,鬼云:「能一日之內,轉千卷續命經,當得延壽。」言訖出去,至門又回,謂云:「識續命經否?」某初未了知。鬼云:「即人間金剛經也。」某云:「今日已晚,何由轉得千卷經?」鬼云:「但是人轉則可。」某乃大呼傳捨中及他百姓等數十人同轉,至明日晚,終千遍訖。鬼又至云:「判官已免,會須暫謁地府。」眾人皆見黃衫吏與某相隨出門。既見王,具言千遍續命經足,得延壽命。取檢云:「與所誦實同。」因合掌云:「若爾,尤當更得十載壽。」便放重生,至門前,所追吏云:「坐追判官遲回,今已遇捶。」乃袒示之,願乞少錢。某云:「我貧士,且在逆旅,多恐不辦。」鬼云:「唯二百千。」某云:「若是紙錢,當奉五百貫。」鬼云:「感君厚意,但我德素薄,何由受汝許錢,二百千正可。」某云:「今我亦鬼耳,夜還逆旅,未易辦得。」鬼云:「判官但心念,令妻子還我,自當得之。」某遂心念甚至。鬼云:「已領訖。」須臾復至,云:「夫人欲與,阿奶不肯。」又令某心念阿奶,須臾曰:「得矣。」某因冥然如落深坑,因此遂活。求假還家,具說其事,妻云:「是夕夢君已死,求二百千紙錢,欲便市造。阿奶故云:『夢中事何足信。』其夕,阿奶又夢。」因得十年後卒也。(出《廣異記》)
 

【譯文】
張某,唐朝天寶年中做御史判官,奉使去淮南做推覆,將要渡淮河。有一個穿黃衫的人從後面趕來渡淮,說是有急事,特為停船,等到了船上,卻說:「只不過附帶著載我渡淮河罷了。」駕船的人想要打他,並且責怪他為什麼你想渡淮而耽擱了判官的時間。」張某說:「不要打他!」反而責怪船夫說:「帶一個百姓過河,有什麼苦呢?」並親自給他送飯吃。那個人深感慚愧。已經過了淮河,和張某分路,不一會,到了前面的驛站,他已在門前了。張某認為是又有囑托或請求,心裡很討厭他,對他說:「我剛才把你渡過河,為什麼又回來,可以馬上就走。」他回答說:「我其實不是人,我想和判官商議一件事,不讓左右的人聽。」於是張某屏退左右的人,他說:「我奉命來捉你,應在淮河中淹死你,承蒙你給我飯吃,本不應忘,已蒙受了你的厚恩,只可以讓你多活一天罷了。」張某請回到住處,準備遺囑。鬼說:「一天之外,我不敢違命,我雖然是使者,然而在地下的職務就像人間裡的尹坊胥罷了。」張某想上前求救,鬼說:「人鬼不同路,不應相逼,恐怕不能免了。」張某遠遠拜謝。鬼說:「你能在一天之內,詠誦一千卷續命經,就能延壽。」說完便出去。到了門口又回來對他說:「知道續命經嗎?」張某正不知道,鬼說:「就是人間的金剛經。」某說:「今天已晚了,怎麼能誦讀得千卷經?」鬼說:「凡是人誦讀就可以。」張某於是呼喊傳捨中及其他百姓等十人一同誦經,到第二天晚上,終於完成了一千遍。鬼又到了並說:「判官已免死了,還須和我暫且到地府走一趟。」大家都看見黃衫吏和張某相隨出門,等拜見了閻王,就把誦一千遍續命經的事告訴了閻王,理應延長壽命。左右取簿檢驗說:「他說的屬實。」於是閻王合掌說:「像你這樣,更應當延壽十年。」就放他復生。至了門前,所追他的鬼吏說:「我犯了追判官晚回的錯,現在已被捶打。」於是露出臉給他看,願向他要點錢。張某說:「我是貧窮的人,並且在旅館,多要恐怕不方便。」鬼說:「只要二百千。」某說:「若是紙錢,可以給五百貫。」鬼說:「感謝你的厚意,只是我的功德一向很少,怎麼能接受你的錢呢?二百千正好。」張某說:「今天我也是鬼了,夜裡回旅館,不易辦到。」鬼說:「判官只要心裡想,讓妻子還給我,自然得到。」張某就非常誠心那樣想讓妻子還鬼債。鬼說:「已領到了。」不一會又回來說:「夫人想給,老太太不肯。」又讓張某誠心讓老太太還債。不一會鬼又說:「得到了。」張某因此默然如落深坑一樣,因此得活。就請假回家,把這些事都說了。他的妻子說:「這天晚上我夢見你已死,就求二百千紙錢。想要造好送去,老太太說:『夢中的事不足信!』那天晚上,她也做了個夢。」張某又過了十年之後才死。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報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