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鑰匙


隴右水門村有店人曰劉鑰匙者,不記其名。以舉債為家,業累千金,能於規求,善聚難得之貨,取民間資財,如秉鑰匙,開人箱篋帑藏,盜其珠珍不異也,故有「鑰匙」之號。鄰家有殷富者,為鑰匙所餌,放債與之,積年不問。忽一日,執券而算之,即倍數極廣。既償之未畢,即以年系利,略無期限,遂至資財物產,俱歸「鑰匙」,負債者怨之不已。後「鑰匙」死,彼家生一犢,有鑰匙姓名,在□肋之間,如毫墨書出。乃為債家鞭棰使役,無完膚,「鑰匙」妻男廣,以重貨購贖之,置於堂室之內,事之如生。及斃,則棺斂葬之於野,蓋與劉自然之事彷彿矣。此則報應之道,其不誣矣。(出《玉堂閒話》)

【譯文】
隴右水門村,有個開店的人叫劉鑰匙,不記得他的名字了。他以放高利貸為業。家裡積累千金。很能鑽營,關於聚集一些難得的貨物,搜取民間的資財,就好像拿著鑰匙打開人家的箱子和錢匣,來盜取珠寶珍品一樣方便,所以就有了鑰匙的稱號。他的鄰居有個很有錢的人,被劉鑰匙所迷惑,就借了他的錢,多少年來他也不提起這件事。忽然有一天,鑰匙拿著借債的憑據向此人討債,結果比原來借的錢數增加了好幾倍。一時還不完就以年計算利息,無限期地繼續盤剝,終於把所有的資財和物產都歸給了劉鑰匙。借債的人怨恨得不得了。後來劉鑰匙死了,借債那家養的母牛生下了一個牛犢,在□骨和肋骨之間有劉鑰匙的姓名,就像用筆墨寫上的一樣,被債家用鞭打使役的沒有完整的皮膚。鑰匙的妻子和兒子劉廣,拿很多的錢把它買了回來,放在屋裡,像劉鑰匙活著那樣精心地餵養著。等到死了,就裝了棺材埋葬在荒野之中。這個故事和劉自然的故事差不多,也是因果報應的道理,決不是瞎說。

70 Den 時尚褲襪 – 膚色(一打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報應。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