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柯院


隴城縣有東柯僧院,甚有幽致。高檻可以眺遠,虛窗可以來風。遊人如市。忽一日,有妖異起。空中擲下瓦礫,扇揚灰塵,人莫敢正立。居僧晚夕不安,衣裝道具,有時失之復得。有道士者聞之曰:"妖精安敢如是?余能去之。"院僧甚喜,促召至。道士入門,於殿上禹步,誦天蓬咒,其聲甚厲。良久,失其冠。人見其空中擲過垣牆矣。復取之,結纓而冠,誦咒不已。逡巡。衣褫帶解,褲並失。隨身有小袱,貯符書法要,頃時又失之。道士遂狼狽而竄。累日後,鄰村有人,於藩籬之下掘土,獲其袱。縣令杜延范,正直之人也。自往觀之,曰:"安有此事。"至則箕踞而坐。妖於空中,拋小書帖,紛紛然不知其數。多成絕句,凌謔杜令。記其一二曰:"雖共蒿蘭伍,南朝有宗祖。莫打綠袍人,空中且歌舞。"又曰:"堪憐木邊土,非兒不似女。瘦馬上高山,登臨何自苦。"延范覺之,亦遽還。其不記者,絕句甚多。又有巡官王昭緯,恃其血氣方剛,往而詬詈,至則為大石中腰而回。(出《玉堂閒話》)

【譯文】
隴城縣有一個東柯僧院,有很多幽雅別緻的景觀。高高的欄杆可以眺望遠處,打開窗子可以迎來微風。院裡的遊人多如集市。忽然有一天,有妖魅出現。空中扔下來瓦礫,飄下紛紛揚揚的灰塵,人們沒有敢正面站立的。居住在院中的僧人早晚不得安寧,他們的衣裝用具有時候失而復得。有一位道士聽了之後說:"妖精哪敢如此?我能把它除掉!"院裡的僧人非常高興,馬上把他找來。道士進了門,在大殿上走禹步,朗誦天蓬咒,他的聲音很高亢。許久,他的帽子不見了。有人看見他的帽子被扔到牆外去了。他又撿回來,把帽子繫在頭上,不停地唸咒。很快,衣帶解開了,衣服脫下了,褲子也一起不見了。他隨身帶有一個小包袱,裡面存放的是符書之類的重要東西,頃刻間也丟失了。道士於是就狼狽地溜走了。一連過去幾天之後,鄰村有一個人在籬笆下挖土,挖到了道士的小包袱。縣令杜延范是個正直之人,親自去看。他說:"哪有這種事!"到了以後就傲慢地坐在那裡。妖怪從空中往下拋擲小書帖,亂紛紛地不計其數。書帖上寫的多數是絕句,取笑杜縣令。記得其中一二首,一首是:"雖共蒿蘭伍,南朝有宗祖。莫打綠袍人,空中且歌舞。"另一首是:"堪憐木邊土,非兒不似女。瘦馬上高山,登臨何自苦。"杜延范覺察了,也急忙回去了。那些沒記住的絕句有很多。還有一個叫王昭緯的巡官,依仗他血氣方剛,到東柯院來破口大罵,剛到就被大石頭打中了腰而灰溜溜地回去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妖怪。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