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絪


順宗風噤不言,太子未立,牛美人有異志。上乃召學士鄭絪於小殿,令草立儲宮德音。絪搦管不請,而書立嫡以長四字,跪而呈上。順宗深然之,乃定。(出《國史補》)
【譯文】
順宗皇帝對立誰為太子的各種意見不說話表態,牛美人對此有自己的謀略。皇帝將鄭絪,找到小殿,命令他起草確立太子的文書。鄭絪拿著筆不加請示,在紙上寫了"立嫡親長子"幾個字,跪著呈送給皇帝。順宗皇帝深受感動,認為很有道理,於是便將這件事確定下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文才。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