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惟諒


荊州之民郝惟諒,性粗率,勇於私鬥。會昌二年寒食日,與其徒游於郊外,蹴踘角力,醉臥塚間。宵分始寤,將歸,道左見一人家,室絕卑陋,雖張燈而頗昏暗。遂詣乞漿,有一婦人,容色慘悴,服裝雅素,方向燈紉縫。延郝,良久謂郝曰:"知君有膽氣,故敢情托。妾本秦人,姓張氏,嫁與府衙健兒李自歡。自歡太和中,戌邊不返,妾遘疫而歿。別無親戚,為鄰里殯於此處,已逾一紀,遷葬無因。凡死者饑骨未復於土,魂神不為陰司所籍。雖散恍惚,如夢如醉。君能便妾遺骸得歸泉壤,精爽有托,斯願畢矣。"郝曰:"某生業素薄,力且不辦,如何?"婦人云:"某雖為鬼,不廢女工。自安此,常造雨衣,與胡氏傭作,凡數年矣。所聚十三萬,葬備有餘也。"郝許諾而歸。遲明,訪之胡氏,物色皆符,乃具以告。即與偕往殯所,毀瘞視之,散錢培櫬,數如其言。胡氏與郝,哀而異之。復率錢於同輩,合二十萬,盛其凶儀,瘞於鹿頂原。其夕,見夢於胡郝。(出《酉陽雜俎》)
【譯文】
荊州的百姓郝惟諒,性格魯莽、率直,勇於爭鬥。會昌二年寒食節的那天,跟朋友到郊外遊玩,作踢球遊戲,彼此較量力氣,醉酒後躺在墳塚間睡著了。天黑以後才醒過來,將要回家,看見道左邊有一人家,房子破爛、簡陋,即使點著燈,屋裡也很昏暗。於是郝惟諒就去那人家,想要點東西喝。那家有一個婦人,臉色蒼白憔悴,衣服樸素,正面對燈做針線活。那婦人邀請郝惟諒進屋。停了好一會兒,才對他說:"我知道你有膽量、有氣魄,所以有事情才敢托付給你。我本是秦人,姓張,嫁給府衙裡一個身體強健男兒李自歡,自歡太和年中,被派守邊關一去不返,我也得病死了。我無親無故,後來被鄰居發喪埋葬在這裡。現在已經過了十幾年,沒有機會遷葬了。凡死人屍骨沒蓋上土的,都不被陰司列入戶籍,於是靈魂到處飄散,迷迷糊糊的,像作夢和醉酒一樣。你如果能讓我的遺骨回歸地下,靈魂有所寄托,我的心願也算了結了。"郝惟諒說:"我的生業財路一向薄淺,即使用力去辦,恐怕也做不到。你看怎麼辦?"那婦人說:"我雖然是鬼,但一直沒有丟開針線活。自從住在這兒,常常縫製雨衣,給一家姓胡的做雇工,共有許多年了。積讚的錢有十三萬,安葬等一切費用還有剩餘。"郝惟諒答應了他,就回去了。天亮時候,訪到了姓胡的,察看一下完全與那婦人說的相符,就把事情的經過詳細地告訴了他,並跟他一塊到墳地去。打開棺木一看,錢都零散的堆在裡面,數一數,果然像婦人說的那麼多。姓胡的人與郝惟諒都很憐惜她,同時也感到驚異。之後就又拿著這些錢及從朋友那裡籌集的錢,總共三十萬,很隆重地給他舉行了安葬儀式,重新葬在鹿頂原。當天晚上,那婦人就托夢給胡、郝二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靈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