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敏


陝州東三十里,本無旅舍。行客或薄暮至此,即有人遠迎安泊,及曉前進,往往有死者。楊州客歐陽敏,侵夜至,其鬼即為一老叟,迎歸捨。夜半後,詣客問鄉地,便以酒炙延待。客從容談及陰騭之事,叟甚有驚怍之色。客問怪之,乃問曰:"鬼神能侵害人乎?人能害鬼乎?"叟曰:"鬼神之事,人不知,何能害之?鬼神必不肯無故侵害人也。或侵害人者,恐是妖鬼也,猶人間之賊盜耳。若妖鬼之害人,偶聞於明神,必不容。亦不異賊盜之抵憲法也。"叟復深有憂色,客怪之甚,遂謂叟曰:"我若知妖鬼之所處,必訴於尊神,令盡剪除。"叟不覺起拜,叩頭而言曰:"我強鬼也,慮至曉,君子不容,今幸望哀恕。"仍獻一卷書與客曰:"此書預知帝王歷數,保惜保惜。"客受之,至曙,不辭而去,回顧乃一壞墳耳。其書是篆字,後客托人譯之,傳於世。(出《湘瀟錄》)
【譯文】
陝州東邊三十里的地方本來沒有旅館,往來旅客有時傍晚到達這裡,就有人老遠地去迎接、安置。到天亮的時候,常常有死的。有個揚州旅客叫歐陽敏,在天漸漸黑下來的時候來到了這裡。那鬼是一個老頭,把他迎回了旅館。半夜後,老頭就到歐陽敏的住處,打聽他的家鄉。又用酒肉款待他。歐陽敏從容地說到上天默默地安定下民的事,老頭顯出吃驚和慚愧的神色。歐陽敏認為他很奇怪,趁機問他說:"鬼神能侵害人嗎?人能害鬼嗎?"老頭回答說:"鬼神的事,人不瞭解,人怎麼能害鬼?鬼神也一定不能無緣無故地侵害人,有侵害人的,恐怕也是妖鬼,就像人間的盜賊罷了。如果妖鬼害了人,偶爾被明察之神得知,一定不能寬容,跟盜賊觸犯法規沒什麼不同。"老頭又現出憂慮的神色。歐陽敏更感詫異,於是對老頭說:"我如果知道妖鬼在什麼地方,一定到尊神那去控告他,讓他把妖鬼全部剷除。"老頭聽後,不自覺地起身下拜並且說:"我是強鬼,估計你知道全部真情,不會寬恕我。現在希望你能可憐我,饒恕我。"老頭於是獻一卷書給歐陽敏,並說:"這書能預先知道帝王的歷數。要好好保存,好好愛惜。"歐陽敏接受了它。到早晨,老頭不辭而去。回顧夜來的事,卻是滿腔憤怒。那書是篆字。歐陽敏托人譯過來,流傳在世上。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靈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