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頭鬼1


縣衙內宅樓上。雪倩默默地望著手中的折扇出神,不覺眼淚流了下來。這時,康仁龍抓著一本書急急地奔上樓來:「夫人、夫人,我看了三天書,明白了一個事情,書不是寫出來的,是印上去的。」

雪倩「砰」地關上房門。康仁龍在門外立了片刻,悻悻地退下樓去,與匆匆上樓的康利貞險些撞在一起。
康利貞氣喘吁吁:「老爺老爺,萬莊出了一樁命案。」
康縣令一拂袖:「是你家死了人啦?」
「老爺,不是。」
「那又何必這等緊急慌張?」
「老爺,是兒子殺了老子。」
「活該。老子死得活該,誰叫他生下這樣的兒子。兒子沒有了老子,那更是他活該,誰叫他殺了自己的老子。」
「老爺,是兩個兒子殺一個老子。」
「這案子就更難辦了。如果說殺人償命。那是一命抵一命,可兩個兒子,是該這個死呢?還是該那個死?」
「他們是雙胞胎兄弟,統統殺了。」
「嗯,這主意不壞,兩個人一塊兒來,又一塊兒去。」
「不僅僅是公平的問題。」康利貞忽然壓低了聲音:「老爺,那死者已死,兩個兇手再是一死,那戶人家可就沒有人了。那戶人家是萬莊的這個。」他把拇指一翹。

康縣令:「明白了。以後大門上封條一貼,就是官產。」
康利貞:「官產還不就是你老爺的?」
康縣令:「那就立即捉拿兇犯。」
這事辦得果然極為迅速,沒幾天,萬家的一對雙胞胎就被正法。
這天,兩個雙胞胎背後插了斬牌,被押到數十里沒有人煙的荒野之地北大窪。百姓紛紛前來圍觀。
康利貞監斬:「午時三刻快到,死囚大寶、二寶,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大寶舉目四顧,愴然淚下:「鄉里鄉親,我對不起我爹。不知哪一位大伯大叔大爺能答應我大寶臨死之前一個請求?不知哪一位大伯大叔大爺肯替我們弟兄倆收屍?我們要葬到爹的墳頭旁邊,在地下替爹盡孝。求求了,大伯大叔大爺……」

蒲家老僕站出來:「閉眼去吧,老身答應就是。」
雙胞胎噗通跪下。兩道刀光一閃,兩個人頭滾到一邊,兩具屍身也慢慢倒下。
康利貞:「暴屍三日,以儆傚尤。爾後才可收屍入葬。」
人群散去。冷清的大窪裡只剩下兩具屍身、一對腦袋。
三日後,蒲家老僕引著兩抬棺材來到北大窪。一行人走到雙胞胎砍頭的地方,不覺驚呆了——地上只有兩隻腦袋,血跡猶在,屍身卻沒了。
老僕:「奇怪,屍體到哪去了?」
抬棺人:「會不會被野狗叼走?」
老僕:「野狗會不要腦袋?」
抬棺人說了一句瞎話:「屍身有手有腳,爬開去了也是說不定的。」
眾人竟也果真巡邏開去尋找。一會兒又聚攏到原地。屍身仍然沒有發現。於是兩具棺材裝了兩隻腦袋,帶著疑惑離開大窪。
沒想到當北大窪兩具無頭屍不翼而飛神秘失蹤成為一時街談巷議的時候,路人又被近日鬧鬼的消息攪得張惶起來。
路人甲:「你知道嗎?古廟塘一帶鬧鬼了,兩個鬼,兩個無頭鬼,晚上突然出現在胡家門口,胡老大差一點嚇得癱在門口。」
路人乙:「我也聽說了,是在老槐莊,也是兩個無頭鬼。老木家大肚子兒媳婦出門倒水,一開門,兩個鬼直挺挺站在門口,大肚皮扔掉洗腳盆,一屁股坐在地上,坐在地上就流產了。」

路人丙:「昨天在秦家堡……」
路人悄聲議論,神色慌張,頻頻回顧,彷彿擔心有鬼會突然出現在背後。
人們傳說中的鬼首先出現在萬莊。
那是兩個無頭的鬼,兩段身子直挺挺地往前走,腳下沙沙響,就如傳說中的行屍走肉。全身黑色。兩鬼在萬家門口立了一會,便徑直去了另一座宅院。
宅院黑燈瞎火。兩鬼站在門口,朝門縫裡噓噓吹氣。
宅院裡亮起燈火。有人出來開門。隨著開門聲便是一聲驚叫,開門的人仰身便倒。
兩鬼走進宅院。當他們再走出宅院的時候,身後已跟著牛、羊、驢子。
兩鬼離開宅院出了莊子,牛、羊、驢子也乖乖地跟在鬼的後頭行走。
當黑綽綽的鬼影走遠了的時候,那宅院裡的人才敢湧出門外,對遠去的兩鬼跪下叩拜:「謝幽鬼陰魂沒有傷害我一家老小。上天有眼,讓牲口做了頂替……」
村中左鄰右舍也都悄悄地打開一條門縫,在門縫裡張望,作著隨時關門的準備。
鬧鬼的消息很快又傳到了滿井莊,蒲家哥哥嫂子也在議論這事。
大嫂壓低聲音,神秘兮兮:「萬大夫家的雙胞胎一定是做了閻王殿前的拘差。每夜出來,是出來拘魂,拘著誰,誰就一定得死。」
二嫂小心翼翼:「每夜出來,每夜都要走上十家八家,哪得死多少人?倒和瘟疫、兵荒差不多了。」
大嫂:「哎呀,這就是你不知道了。你沒有聽說嗎?幽鬼到了哪一家,那一家的牛啊、羊啊、騾子、驢子,都跟在後頭出來。這就是牲口頂罪。牲口代主人赴陰曹地府抵命。常言說富人命大。富人有財產買通。」

二嫂:「咱這些人家咋辦呢?」
大嫂:「你不也有一條毛驢?」
二嫂歎息。蒲母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出門而去,直奔場屋。蒲松齡夫婦將母親迎進家裡。
蒲母氣喘吁吁:「你們還是到老屋裡避一避,這場屋在野地裡,左右前後沒有鄰居人家,媽替你們擔心,鬧鬼的事聽說了吧?」
蒲松齡:「媽,我不怕鬼。」
蒲母沉下臉:「人能不鬼怕嗎?鬼是陰物,最會害人。」
蒲松齡:「媽,兒自小就喜歡談狐說鬼,總想著把鬼狐搜集起來做幾篇文章讓世人看看。」
蒲母著急:「可千萬別去招惹鬼怪,人家躲還躲不及呢。」
蒲松齡:「娘,世上哪有真鬼?」
蒲劉氏對丈夫使了一個眼色將婆母扶進臥室。
這時蒲家原先的那老僕丟魂落魄地進來:「老三,你是有學問有見識的人,你說咋辦?我答應過萬家的雙胞胎,答應替他們收屍,結果屍身沒有找到,現在又鬧起鬼了。一定是萬家的兩個陰魂,你說他們能不找我?你說咋辦?」

蒲松齡:「我家有一頭驢子,你牽回家去,萬一兩鬼來了呢,毛驢讓他牽走,不是說牲口可以替人抵命?」
老僕:「那不行,萬一你們碰上了怎麼辦呢?再說,燕子的事我已經對不住你了,怎麼能再讓你……」
「老伯,你說哪去了。驢你儘管牽去,至少可以壯壯膽。我沒有什麼。蒲家老三是孤仙居士,鬼怪知交,我倒很希望雙鬼上門,蒲老三也趁機可以見識見識。」
老僕連忙搖手:「可萬不能有這樣的念頭。鬼是遊魂,你一念剛起,他們就知道了。」
蒲松齡笑了起來:「我真想會會他們。其實,你也應該和他們會上一面,當面道個歉,也就不用日日提心吊膽了。」
老僕:「這倒也是。」
蒲松齡:「我想我們會有機會。」
就在這天晚上,月光下,兩鬼降臨了滿井莊。兩截僵直的身子,蹣跚而來,無頭無臉,身上絲絲地冒著鬼氣。兩鬼首先走訪了蒲家。兩鬼在蒲家門前怪叫了兩聲,蒲家的大門就自動地開了,接著就有驢子竄了出來。兩鬼靠著驢子嘰裡咕魯似乎耳語了幾句什麼,驢子便乖乖地跟著走了。

大嫂這才從黑暗裡閃出,在門口對兩鬼揖了又揖。
村外溝坎下。蒲松齡和老僕靜靜地隱伏在那裡。老僕想聳身站起,又被蒲松齡按下。兩人躲在暗處,悄悄地注視著兩鬼的舉動。
兩鬼離開蒲家之後,又來到了王家。王家開了大門,竄出一頭牛。
又來到李家。李家開了大門,又竄出幾隻羊。
二三十隻牛、羊、驢、騾像被一雙無形的手控制著,不約而同地跟在雙鬼身後,整齊劃一,浩浩蕩蕩,蔚為可觀。
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那麼多牛羊都像著了魔似的,聽話地跟隨在無頭黑鬼的後頭。
溝坎下的蒲松齡和老僕,便也在頭上豎了事先準備好的羊角,悄悄上前跟在牲口群的後面,成為集體行動中掉隊的一部分。
幽鬼領著牲口,漸漸走近了一片林中的莊園,茂密的樹林吞沒了牛馬驢羊。身披羊皮頭頂著羊角的蒲松齡和老僕對視一眼,也跟進了林中。
林中奢華的私家別墅式家園被一道圍牆箍著。兩個幽鬼站在圍牆門前。幽鬼走進了牆門,後面的牲口群也隨之而入。
老僕悄聲問:「咱們怎麼辦?」
蒲松齡:「裡面大概就是鬼府。既然來了,何不進去看看。」
二人走了進去,只見莊園幽深繁複,一處臨池的水軒裡亮著燈光,牛羊都乖乖地歇在園中的一個角落裡。兩黑鬼突然消失了。
蒲松齡和老僕躡起手腳走近水軒,舔破窗紙,不覺頓吃一驚——
水軒裡坐著康仁龍、康利貞。兩個無頭黑鬼卸下鬼裝,竟是衙門裡兩個差役。
老僕悄聲說:「這兩個人我認識,常常下鄉催捐逼稅。」蒲松齡擺擺手。
只聽康仁龍說:「你們幹得不錯,老百姓能乖乖地把牲口財物交出來,這辦法好。」
康利貞:「聽說是拱手相讓。」
其中一鬼:「有的人家送出牛羊不說,還在門口燒香叩拜,沒有一句怨言。」
康仁龍哈哈大笑:「我說這些小民百姓,就是命賤。雖說軟硬不吃,卻是怕嚇,一嚇唬,屁滾尿流,什麼都能交出來。」
康利貞:「這叫明拿暗取中的暗取二字。」
另一鬼:「我們用黑絲線拴著牛羊,夜裡看不到,老百姓以為牲口真會跟著鬼跑。」
康利貞:「重要的是萬家雙胞胎的兩個無頭身子讓我著人埋了,老百姓就預先在心裡藏下鬼了。這叫心中有鬼才會怕鬼。」
一鬼:「康大爺高明。」
另一鬼:「再這樣下去,只怕老爺的牛羊沒有地方養了。」
康仁龍:「牛羊還會怕多?你們不知道我老爺什麼出身?幹過山匪,販過私鹽,到手的東西都會變成銀子。你們明白嗎?」
二鬼一齊拱手:「小的明白。」
康仁龍哈哈大笑:「明白就好……」
笑聲戛然而止,大門砰地推開。蒲松齡和老僕出現在門口,怒目而立。
康仁龍:「你,蒲松齡,蒲秀才,對,我們見過。」
蒲松齡:「不錯,我們見過,現在又見面了。」
「蒲秀才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見教?」
「在下雅愛搜神,喜歡找鬼。因為聞到鬼氣,一路找來,沒有想到這麼好一處莊園,竟是鬼域之地。」
康利貞:「請蒲先生不要指桑罵槐。」
老僕怒目欲裂:「什麼指桑罵槐,罵的就是你們這些裝神弄鬼的大人。罵的就是你們這些玩弄小民百姓的老爺。」
康仁龍一拍几案:「放肆。」
蒲松齡:「康老爺也會發怒?康老爺就不知道小民百姓也會發怒?康大人既然身為大清朝廷命官,淄川百姓父母,應該體恤民困,共度時艱,以為民造福為己任。而你都做了些什麼?先是三分地稅增至五分,如果是為了國庫,百姓也就認了。後來又將一分火耗加至三分,這是中飽你老爺的私囊,你老爺比別人更需要錢財,更喜歡錢財,小民們也沒有話說。餵飽你老爺,養肥你老爺,想你老爺能為百姓明斷是非,勤政辦事。可是你都幹了些什麼?堂堂一個七品正堂,竟做出裝神弄鬼之事,威嚇百姓搜刮民財,弄得人心惶惶,四鄉八野不得安寧。」

康仁龍氣急敗壞:「你,你蒲松齡,你好一個蒲松齡……」
康利貞:「蒲秀才辱罵朝廷命官,以下犯上,該當何罪?」
康仁龍:「對,你說該當何罪?」
蒲松齡冷然一笑:「那我們可以去知府大堂相見。」說完,轉身欲走。
康仁龍忽然大笑:「蒲松齡,你既然已經到了這裡,難道還想出去。」
蒲松齡掉頭一看,「兩鬼」已經站在他身後。門口也有三五個人把守。
老僕雙臂一振:「你們敢碰蒲大秀才一根毫毛,我這身老骨頭就跟你們拼了。」
康仁龍將一隻茶盅猛地擲到地上,差役家丁一齊上。
老僕掂起一根頂門棍,狂揮亂舞:「三少爺,快走。」
於是一場混戰,打出水軒。老僕中了一刀。蒲松齡返身去救,也挨了一棍。
老僕帶傷之後,更是狂怒如獅,拚命地護衛著蒲松齡,一面急得大叫:「老三,你不要管我,快走,再遲就來不及了。」
蒲松齡:「不,要走一塊走。」
老僕舉棍朝蒲松齡打來:「你想找死?」
蒲松齡只得且打且走。老僕終於連中數刀,倒在地上。
蒲松齡大喊「老伯」,便欲返身。家丁、差役又蜂擁過來。蒲松齡只得後退。好在園中假山、水池、樹木,地形複雜,又是夜晚,蒲松齡數次死裡逃生。當他再一次被尾追前堵,危在旦夕的時候,一個小樓的角門開了。角門裡走出傅雪倩。

蒲松齡竄進角門。傅雪倩一驚:「是你?三哥。」她返身關上角門。緊跟著就是一陣緊急的敲門聲。傅雪倩將蒲松齡藏起來,這才開門。
家丁:「夫人有沒有看到賊人過來?」
傅雪倩:「朝那邊去了。」
家丁:「夫人,小的好像看到是朝這邊來的。」
傅雪倩:「那就是被我藏起來了,要不要到我的床上搜找?」
家丁:「小的不敢?」這才朝另外方向追去。
雪倩走到蒲松齡藏身的地方,蒲松齡突然推開她,掉頭就走。雪倩一把拽住他:「三哥,你這是怎麼啦?」
「雪倩,你什麼人不能嫁,為什麼偏要嫁這麼一個渾蛋?」
「三哥,你聽我解釋。」
「不要聽,我什麼都不要聽。」
「三哥,你恨我,你罵我,你怎麼都行。」
「我只是怪你糊塗。」
「不,這不能怨我,我會睜著眼睛往牛屎上踩嗎?」
「那又為了什麼?」
雪倩一跺腳:「你走,你走……」
蒲松齡轉身欲走。雪倩又一把將他拉住:「你去找死?」
莊園裡仍然不時有搜索的燈籠從窗外晃過。
蒲松齡恨聲道:「他確實是個畜生,裝神弄鬼不說,今天又出了人命……」
「他們為什麼抓你?」
「因為我戳穿了他們的一個詭計。」
「這裡有一個小門,出去就是一架紫籐,爬上紫籐架就可以翻出圍牆。」
「但願我們後會有期。」蒲松齡說著伸手欲開小門。
小門卻被人從外推開,康仁龍縣令走了進來。三人一剎那,全都怔在當場。
康仁龍剛要喊人。
傅雪倩突然說:「你姓康的就這麼六親不認?他是我表哥。你不是想和我結成恩愛夫妻,你怎麼連表哥都不叫一聲?」
康仁龍:「表哥?他曾經兩次戲弄本官,本官還沒找他算賬。」
蒲松齡:「那咱們就連今天的賬一起算了。康大人,你可知道無故殺人該當何罪?而知法執法的縣太爺縱容手下殺人又更是該當何罪?你真以為殺了人家父親的兇手只要給苦主去當父親就可以了事?大清朝沒有這一條王法。咱們和你去知府大堂論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聊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