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手摧花


蒲松齡縮在被子裡不敢呼吸。可是,門開了之後並沒有動靜。他在被底咳了一聲,卻也禁不住喉頭有些打顫。
室內似乎並無異常。他在被子裡蠕動了一下,開始慢慢探出頭來。頭出了被外仍是閉著眼睛。
這時,一個面目模糊的女子逡巡而入。腳下絕無聲響,悄悄地站在床邊。
蒲松齡見久無動靜,慢慢睜開眼睛。突然見到床頭立著一個女人。他哧溜一聲,又縮進了棉被。
那女人對著枕頭噓噓吹氣。蒲松齡不敢稍動。過了好一會,那女人才遲疑離去。
第二日一早,「郢中三友」聚在精舍用茶。蒲松齡神色略顯倦怠。
李希梅似乎有一點不懷好意:「蒲兄一夜可曾睡好?」
蒲松齡只顧喝茶。
張篤慶:「蒲兄膽量過人,令小弟佩服。」
蒲松齡顧左右而言他:「這莊院的環境可謂優雅至極。」
李希梅:「蒲兄的意思是想在這裡多住幾日了?」
蒲松齡:「弟家中有事,恐不能在這裡久陪二位。」
張篤慶:「蒲兄急著要走?」
李希梅:「再住一個三五日又有何妨?」
蒲松齡:「多謝二位挽留……」
張、李互換一個眼色。
蒲松齡立即從二人詭秘的暗笑中感覺到了什麼,不悅地問道:「二位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二人這才大笑出聲,站起來向蒲松齡深深一揖:「還請蒲兄恕罪。」
蒲松齡一驚:「什麼意思?」
張篤慶:「弟等素來敬重蒲兄,絕無存心戲弄之意。」
李希梅:「張兄昨晚見蒲兄慌張急切地打聽有沒有見到一個女子,估計蒲兄為色所迷,昨晚便去附近鎮上招來一個藝伎陪伴蒲兄,結果蒲兄竟無福消受。」
蒲松齡立即將二人一頓捶打。直到二人告饒,這才住手。
張篤慶嬉笑道:「蒲兄是不是還急著要走。」
「再小住三五日又有何妨?」蒲松齡不假思索。
張篤慶:「正是。此處環境正宜讀書。何況下一科鄉試在即,靜心數日正有必要。」
李希梅:「蒲兄是不是依舊住那後園小樓?」
蒲松齡膽子壯了:「好,就還住那小樓。」
當天夜裡。後園小樓內依然一燈如豆。蒲松齡放下書卷,躺倒床上。他正欲吹燈,又聽到樓梯上「篤篤」的登樓聲。
腳步一聲聲上來。蒲松齡微笑了一下,以為又是二友的捉弄。他乾脆將燈吹熄。
月光白晃晃地進來。腳步聲更響了,一點點靠近。腳步在門外遲疑猶豫。
蒲松齡高聲叫道:「進來啊,怎麼欲進不進?」
門外沒有了動靜。蒲松齡躺在床上哈哈大笑。腳步轉身下樓。
蒲松齡閉著眼睛說:「我想看看你什麼樣子,你倒走了,不進來了。」話猶未了,門被推開了。
一個修長曼妙的女子出現在門口。她穿一襲紅色緊身柔紗服,身段窈窕。紅衣女子輕盈地走到床前。
蒲松齡仍舊閉著眼睛,哈哈大笑:「怎麼樣?我怕你嗎?」
女子不語。蒲松齡突然睜眼坐起,一把抓住女子。女子一聲尖叫。
蒲松齡見是一個如此美貌女子,慌忙鬆開手:「對不起,在下無禮了。」
女子福一福:「先生真的不怕我嗎?」
蒲松齡笑道:「昨晚在下膽怯失態,現在已無畏懼可言。」
紅衣女子:「真的不怕?」
「真的不怕!」
紅衣女子:「先生可知我的來歷?」
「在下如果想知道你的來歷,明天去詢問張兄和李兄,想必他們是會告訴我的。」
紅衣女子:「什麼張兄、李兄?」
「張篤慶、李希梅二位你不認識?」
紅衣女子搖頭:「沒有聽說過。你知道我是誰嗎?」
「還請賜教。」
「說出來你別害怕,我是狐仙。」
蒲松齡哈哈大笑:「狐仙?這世上哪有狐仙!」
「賤妾真是狐仙。」
蒲松齡:「就算你是狐仙,狐仙又有什麼可怕?我說過即便是鬼,雄的我可以邀他共飲,雌的我可以與她夜話家常。」
紅衣女子竟淚光盈盈:「謝謝蒲先生不以小女子異類為意。小女子不知如何感謝才好。小女子與先生同飲一杯如何?」
蒲松齡頗覺為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何況夜色已深,恐有諸多不便。小姐還是請回,改日約了張兄、李兄,我們再聚如何?」
紅衣女子神色黯然下來,猶豫了一下,在床邊坐下:「先生真的忍心拒人於千里之外,真的忍心一個弱女子深夜在野外草叢林莽中遊蕩?」
蒲松齡拒留兩難。這時忽聽樓梯上又響起了腳步聲。紅衣女子臉色立顯慌張。腳步聲到了門口。紅衣女子不無幽怨與深情地看了蒲松齡一眼,轉瞬即逝。
門口出現一個白衣女子,臉也蒙著紗巾,但從婀娜的姿態可知也是一個美人。
蒲松齡見又一個女子深夜來訪,不無驚訝:「你是?」
白衣女子笑吟吟並不答話,逕直走到床前抓住蒲松齡的手。
蒲松齡:「姑娘的一雙手怎麼如此寒冷徹骨?」
白衣女子:「小女子習慣夜間出沒,飽受夜露晨霜。」
「姑娘是什麼地方人氏?」
「小女子家在九泉之下。」
蒲松齡笑道:「那麼你是鬼了?」
「如果我說不是鬼那是欺騙先生,如果我說是鬼,又怕嚇著先生。」
「謝謝姑娘的坦率,但不知深夜來訪有什麼見教?」
「小女子素仰先生高義,也久聞先生才名,今夜有幸得見先生,果然是倜儻儒雅。小女子願與先生長相廝守,只不知能否如願。」
蒲松齡婉言謝絕:「蒙姑娘錯愛,在下已有婚約,實在抱歉。」
白衣女子卻又偎緊了一些:「能與先生有數夜之歡,也足慰平生。」說著便欲脫衣解帶。
蒲松齡頓顯慌亂:「不,不!姑娘萬萬不可。在下雖不是拘禮之人,這也未免唐突。」
白衣女子面露沮喪:「先生不願與小女子同枕共席,那就是嫌小女子醜陋粗鄙。」
蒲松齡:「姑娘何出此言?姑娘風姿飄逸,有陰柔之美,在下決無鄙視之意,只是、只是……」
白衣女子轉悲為喜,格外肆意。蒲松齡窘急萬分。這時遠處有雄雞報曉聲傳來。白衣女子臉色立變。
她怏怏不樂地從裙底褪下一隻繡鞋:「今夜將與先生分別。賤妾且以這只繡鞋相贈,若郎君夜晚思念賤妾的時候,只要取出繡鞋,即可慰托情思,但千萬不可輕易示人,賤妾告辭。」說完,人已不見。

這時樓外已經亮起了曙光。蒲松齡下床步出小樓。出了後園,只見深院重重落鎖,滿目衰草敗階,哪還有張、李二人。
蒲松齡高聲大喊:「張兄,你在哪裡?李兄,你在哪裡……」
四山回應。風送林濤,落葉蕭蕭,但就是不見人影。
蒲松齡正疑惑、焦急間,樹叢中閃出紅衣女子,依然是臉蒙薄紗,難辨真實面目。紅衣女子情感衝動地抓住蒲松齡雙手,卻又倏地縮了回去。她隔著面紗,狐疑地打量著蒲松齡。蒲松齡覺得這人有一點熟悉,只是朦朧中看不真切。他見她總是打量自己也頗感奇怪。

她忽然說:「郎君是否夜間與別的女子有過歡會?」
蒲松齡:「姑娘這是什麼意思?」
紅衣女子:「我發現你身上有一層鬼氣。」
蒲松齡搖搖頭,表示不信。
紅衣女子:「你真的不信?」
蒲松齡反問:「你叫我怎麼相信?我並沒有覺得我身上有什麼鬼氣。」
紅衣女子目中似有淚光:「好吧,你既然不信,那我們夜晚再見。」說完,一跺腳,含淚而去,走到樹叢間倏然不見。
到了第二天夜裡,蒲松齡拿出白衣女子贈予的繡鞋把玩。片刻間,白衣女子已出現在門口,仍然是薄紗覆面。蒲松齡急切地迎上來,卻又立即止步。白衣女子嬌笑上前,羞赧中更多的是熱烈與大膽。蒲松齡不覺後退半步。

白衣女子為愛所驅,似水柔情不停地浸潤掩漫過來,雙臂終將蒲松齡緊緊摟住。
蒲松齡被白衣女子的幽艷與冷香裹挾,興奮得有一點喘不過氣來。但他想起紅衣女子的警告,惕然睜大雙眼,仔細地打量著面前擁抱著自己的這個女子,左右端詳,總是不敢相信似的搖頭。白衣女子不明所以,以為面前的這蒲郎未曾一夜魚水便生厭倦,敏感的眼神中便有了哀怨的顏色。

蒲松齡終於問道:「你真是鬼嗎?」
白衣女子有一點委屈:「小女子並未有半點隱瞞,昨晚已告訴過你。」
蒲松齡仰天輕歎:「你真的是鬼!」
白衣女子:「你怕鬼嗎?你也會像世俗的人們一樣對鬼厭惡憎恨?我知道蒲郎雖是書生,卻並不像許多讀書人那樣只是死抱「四書」、「五經」的凡夫俗子。我知道蒲郎酷愛《莊子》、《列子》、《遊俠列傳》,蒲郎的為人也該是目無藩籬。在賤妾的眼裡,蒲郎是超凡脫俗之人,賤妾即便是鬼,又有何妨?」說到這裡,她已淚光盈盈。

蒲松齡手足無措。二人正待溫存,門外有喔喔雞叫,白衣女子渾身一震。接著,雄雞又連續三啼。
白衣女子:「賤妾命苦福薄,歡會之時只有期以來夜了。」
蒲松齡也頗覺疑惑:「今宵何以如此短促?」
白衣女子含淚怏怏而去。走到門口,頻頻回顧,戀戀不捨之色令人感動。蒲松齡惆然歎息。
忽聽得背後有人說話:「好一個癡心女子多情郎。」
蒲松齡暗吃一驚,紅衣女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立背後。
她蛾眉一挑:「怎麼樣,蒲郎是不是在內心責怪賤妾掃了你的雅興?」
蒲松齡:「在下不敢責怪不速之客的唐突。」
紅衣女子噗哧笑道:「在下這就給你陪罪還不行嗎?」說完,雙手捂嘴,立時從指縫中吐出嘹亮的雄雞報曉的啼聲。
蒲松齡:「我說今宵何以如此短促。」
紅衣女子嫣然一笑:「不如此略施小計,蒲郎怎麼會相信我白天所言?怎麼樣?她是不是女鬼?」
蒲松齡默不作聲。
紅衣女子:「這麼說,你或許還是不相信我,你隨我出來看看。」她不由分說,拉起蒲松齡就走。
她拽著蒲松齡下了小樓,出了後園。
野外,荒草萋萋,月光溶溶。溪畔有竹叢掩映,竹叢中錯落著幾堆老墳。其中一墳,半截殘碑上有「故榮國公之女……」數字。
紅衣女子:「怎麼樣,我有沒有騙你?世上確有為情所惑,因醋意而中傷別人的事。你現在總該相信我不是那號人了。」
蒲松齡喟然歎息,神志不樂。
紅衣女子嫣然笑道:「如果因為我破壞了蒲郎心中的美好而給蒲郎帶來不快,小女子願意陪罪。」說罷,盈盈一福。
蒲松齡這才笑道:「其實這哪能怪你。」
紅衣女子善解人意地依偎著蒲松齡:「失之東隅,卻可以收之桑榆。蒲郎可是得隴望蜀之人?」
蒲松齡:「在下命薄福淺,從未有過魚與熊掌兼得的妄想。」
紅衣女子歪頭將腦袋擱在蒲松齡肩上,甜媚巧笑著小聲說:「蒲郎有天縱之才,好綺思妙想,有大智慧,得真性情,可惜……」
蒲松齡:「謝姑娘謬獎,可惜什麼也不妨直說。」
紅衣女子:「可惜智者一生必將老於憂患。」
「能否再具體一些。」
「我只是說一般規律總是如此。」
「在下這一點尚能明白。」
紅衣女子半喜半嗔地用手指在他鼻尖上點了一下:「明白也沒有用,只怕你這一輩子都改不掉了。大凡真正的書生,都是性情中人,喜則形於色,怒則必不可遏,這就是肇禍之道。你不會用理智控制感情,你不會虛以委蛇,你不會強顏歡笑,你不會隱忍不發,你不會深藏不露,待機而動……」

蒲松齡打了一個寒顫。
紅衣女子:「走吧,還是回去,夜野寒冷當心著涼。」
蒲松齡:「既然在下如此不可救藥,那姑娘為何還要如此關愛?」
紅衣女子笑道:「其實世人最可愛的就是真性情。真性情圓陀陀、光灼灼,純任自然,質樸天真,不增不減,不掩不藏。真性情乃人間至純至美的至性。」
蒲松齡一揖到地:「謝姑娘提醒。姑娘寥寥數語,勝在下十年寒窗,蒲松齡已知道如何處世為人,當永誌不忘。」
紅衣女子笑著挽起蒲松齡,小聲道:「這裡不宜久呆,咱們還是去園子裡。咱們還有正事要辦。」
蒲松齡:「什麼正事?」
紅衣女子:「去了就知道了。」
二人來到園角一處蕉蔭下,面對地上斑駁的月光坐下。紅衣女子忽然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蒲松齡:「姑娘為什麼歎氣?」
紅衣女子收起愁容,莞爾一笑,從口裡吐出一粒鴿蛋大紅丸,赤光灼灼,圓潤可愛。
蒲松齡:「這是什麼?」
紅衣女子:「這是我三百年修煉所成的正果。」
蒲松齡伸頭想看個仔細。紅衣女子卻將紅丸丟進口中,並趁勢摟住蒲松齡,撩起紗巾一角,紅唇湊過來,口對口,用舌尖將紅丸渡進蒲松齡嘴裡。蒲松齡感到喉頭一熱。

紅衣女子淒然一笑:「有這紅丸護體,可免幽鬼陰傷,鬼氣也再不會近身。」
蒲松齡大為激動:「為了在下,讓你三百年的修煉竟毀於一旦,這叫在下於心何忍?」
紅衣女子:「誰叫我喜歡上了你哩,愛,總要付出代價。」
蒲松齡忘情地摟住紅衣女子,欲去撩開她的面紗。
她卻掙脫了:「謝謝蒲郎見愛,但你忘了嗎?我是狐仙,一隻後園裡的狐狸。」
蒲松齡:「狐狸又怎麼樣?」
紅衣女子:「你就不怕狐狸的妖氣對你將有傷害?」
「我不在乎,誠如姑娘所說,愛,總要付出代價。」他再欲上前。
紅衣女子已杳然不見。蒲松齡茫然四顧。忽見白衣女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到面前。
蒲松齡又驚又喜:「怎麼是你?」
白衣女子:「不歡迎嗎?」
蒲松齡:「不是這意思。在下剛才還在暗想,姑娘怎麼忽然就走了。」
白衣女子冷哼一聲:「剛才我還以為已經天亮,一定有誰搗鬼,一定是她。」
「誰?」
白衣女子拉著蒲松齡走到牆角的一棵大樹下:「看到了嗎?這樹根下的這個洞穴。一定是那個狐狸精。」
蒲松齡默然不語。白衣女子竟從口中吐出一粒白丸,白光爍爍。蒲松齡頗感好奇,正欲動問。白衣女子已撩起面紗一角,突然抱住蒲松齡,將白丸丟進嘴裡,又渡入蒲松齡口中。這才說:「這是小女子殉葬的一粒大東珠。可以驅邪扶正,讓妖物不得近身。我發現你身上已有妖氣。」

蒲松齡一試身手:「在下非常感謝姑娘厚愛,但在下並沒有感到妖氣有什麼危害。」
白衣女子嗔道:「等到真的感到有什麼危害,那恐怕就回天乏術了。我把我最好的寶物都獻給你了,你結果只用懷疑作為回報?」
蒲松齡:「非常慚愧,在下不知道怎麼回報。」
白衣女子急切地雙手扳住蒲松齡雙肩,緩緩地將嘴唇靠近。蒲松齡的目光這時從她的肩上看到遠處有一隻火狐,紅毛在月光下生輝。特別是一雙亮晶晶的眸子充滿哀怨。他輕輕推開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感覺委屈:「你真的不喜歡我嗎?」
蒲松齡:「不,喜歡。」
白衣女子:「哪?」忽然又歎一口氣:「對,誰叫我是鬼。」
真的天快亮了,晨曦泛白。她轉身飄然離去。紅狐也跟著失去了蹤影。蒲松齡縱身疾追。追到野外的一座荒院,只見二女正坐在院中的一個水池旁鬥法,便伏在牆頭細看。

紅衣女子摘一片樹葉一晃,頓成一盅,舀了水,又從兜裡摸出一條蠕動的小蟲放進盅裡,遞給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抿了一口:「好一條酒蟲,果然好酒。」她不甘示弱,則撿了磚頭、瓦片,用手帕蒙住。突然掀開手帕,磚頭、瓦片變成了銀錠。
紅衣女子瞥一眼銀錠:「你以為蒲三哥是好利小人?」
白衣女子反唇相譏:「你以為蒲三哥是酒鬼?」
紅衣女子:「蒲三哥一肚學問,他喜歡文化。」
白衣女子:「咱就缺了文化?咱肚裡也有文化,你聽聽——上有天堂,下有地獄,左金剛右菩薩,前韋陀後觀音,三支清香,四跪八拜,一片誠心。」
紅衣女子:「這咱也能對,你聽——天子門生,狀元及第,左探花右榜眼,前開道後擁戴,三篇文章,四海九州,眾人喝采。」
蒲松齡忍不住技癢,跳下牆頭,朗聲而來:「上無片瓦,下無寸土,左無門右無戶,前沒籬後沒牆,三塊硯台,四支毛筆,一個窮神。」
紅衣女子立起:「窮神咱不嫌。」
白衣女子也跟著跳起:「咱要的就是書生。」
一人緊攥著蒲松齡一隻胳膊。蒲松齡左右為難。
紅衣女子蘸一點吐沫在蒲松齡眼皮上一抹。蒲松齡頓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見了許多奇異美妙的景物。
白衣女子撇一撇嘴,猛地將蒲松齡一推。蒲松齡踉蹌著朝牆上撞去,使他非常驚訝的是牆像影子,他鑽出去又鑽了進來。
紅衣女子:「你叫蒲三哥學偷兒的本領?」
白衣女子:「這總比你只給蒲三哥一個空幻的歡喜要好。」
二人都依偎著蒲松齡。
紅衣:「我喜歡蒲三哥,也喜歡孝婦河這個地方。」
白衣:「我喜歡蒲三哥,我也喜歡孝婦河這個地方。」
紅衣:「真的喜歡?孝婦河多寬你知道嗎?」
白衣:「你也不知道。」
紅衣:「我知道。」
白衣:「我也知道。」
紅衣:「孝婦河八丈四尺寬。」
白衣:「孝婦河六丈四尺寬。」
「八丈六尺。」
「六丈四尺。」
「蒲三哥,你說是不是八丈六尺?」
「蒲三哥,你說是不是六丈四尺?」
蒲松齡望望這個,又望望那個。
紅衣:「你快說啊。」
白衣:「你快說啊。」
蒲松齡道:「春夏水漲,孝婦河寬八丈六尺。秋冬水落,孝婦河寬是六丈四尺。」
紅衣女朝白衣女扮了一個鬼臉,白衣女也朝紅衣女扮了一個鬼臉。兩人都幸福地依偎在蒲之左右。
這時一縷陽光射進園內,二女倏然疾去。蒲松齡忽然想起什麼,急忙奔回小樓。
他發瘋似地用手伸進喉嚨裡狠摳。結果對著牆壁嘔吐起來。先是吐出紅丸,後又吐出白珠在另一隻手裡。他異常動情地對紅丸說:「謝謝你的一片好心。」又同樣對白珠說:「謝謝你的一片真情。」

他慢慢高擎起雙手,如托泰山。同時緩緩地閉上眼睛,沉聲說:「我不能用你們當中的任何一顆去防範另一顆,更不忍心用你們當中的任何一顆去傷害另一顆。」
手掌慢慢鬆開。紅丸和白珠同時掉到地上。奇跡發生了:紅衣女子與白衣女子雙雙出現在他的面前。二人神情悲慼。
紅衣女子淚光爍動:「蒲郎,小女子前來向你道別。小女子蒙你錯愛,非常感謝你不以異類見棄。」
白衣女子也衷聲道:「小女子也是前來向蒲郎告別,蒲郎不以人鬼殊途為意,更使小女子深為感動。」
二人神色都充滿了戀戀不捨的惜別之情。
蒲松齡甚感驚異:「你們這是?」
紅衣女子取出一條綾帶:「我準備日後轉胎人世,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白衣女子:「我要去一個地方借屍托生。我今後再不是鬼魂,是堂堂正正的人了,再不要晝伏夜出,再不要害怕光亮。」
蒲松齡幾乎是大聲高叫起來:「你們到底為了什麼?你們為什麼一個活的偏要去死?一個死的又偏要去活?你們到底為了什麼?」
二女幾乎同聲說:「為了能夠正常地愛人,也為了能夠正常地被愛。」
蒲松齡幾乎吼叫起來:「不行,我不讓你們走,我不願意失去你們。」他雙手分抓二人,結果抓住兩條紗巾。扯下紗巾使他大吃一驚。
紅衣女子原是劉家姑娘。白衣女子原是雪倩小姐。他正欲再說什麼,二人已遁地隱去。
蒲松齡奔下小樓,追出後園,在野外赤腳奔跑,捶胸痛哭,悲天愴地呼號:「你們在哪裡,你們究竟去了哪裡?狐有什麼要緊?鬼又怎麼樣?鬼是天地造化人心虛設,狐是大自然的精靈。人又怎麼樣?天底下鬼狐不如的人還少嗎?只要通得人性,只要懂得真愛,狐又何妨,鬼又何妨?天底下哪來的狐仙和鬼?我知道天底下根本就沒有真鬼狐仙。」

在踉蹌奔跑中跌了一跤,他爬起來又叫:「劉家姑娘,雪倩姑娘,你們在哪?你們在哪裡?」他嗚嗚地哭泣起來,「是我把劉家姑娘嚇走了,是我把雪倩姑娘弄丟了。」

他自己打著自己耳光。有一個耳光特別重——
他醒了,睜開眼睛,這才發現自己躺在崖下的茅草叢中。周圍陽光燦爛,父親蒲槃和自己的兩個哥哥、一個弟弟都站在身旁。
父親又劈了他一個巴掌:「老三,你看見了什麼?你究竟中了什麼邪了?」
蒲松齡爬起來,摸摸臉頰,兩腮仍然掛著眼淚。老父突然雙膝落地,跪倒在兒子蒲松齡面前。蒲松齡一驚,也慌忙跪下。另外三弟兄也跟著跪下。
蒲槃神色沉重,語氣沉痛:「老三,咱淄川縣西招村之北,有兩座墓葬,你可知道?」
蒲松齡:「孩兒還請父親明示。」
蒲槃:「那兩個墓葬,一個埋的是蒲居仁,一個葬的是蒲魯渾,他們是咱們蒲家的先祖,元朝的名臣,都擔任過般陽路總管。那時的般陽路,南至沂州,東至登州、萊州,管轄著許許多多的縣。後來因為得罪了皇帝圖貼睦爾,蒲家衰落了。直到前朝萬曆年間,蒲家門風才漸見興盛起來,其時淄川縣一共出了八個領取官糧的秀才,咱蒲家佔了六名。之後,蒲家科考相繼,又成了淄川望族、書香門第,但是再沒有出現過金殿對策、邊關領兵、文苑奪魁的顯赫人物,一個都沒有。這是咱蒲家的悲哀,蒲家的不幸。為了改變這種命運,爹自幼鑽研經史,以求聞達,結果功不成名不就,只好棄儒經商,終日持等運算,奔逐蠅頭之利……」說到這裡,蒲槃竟老淚縱橫。

跟著跪在地上的幾個兒子無不動容。蒲松齡跪在地上替父親拭去眼淚。
蒲父滿懷辛酸地繼續說道:「你們可曾想過,爹為何經商多年,卻不添房置產,更不肯花天酒地?爹把節省下來的銀子都做了一些什麼?那一年爹捐款興修青雲寺,塑了十八尊神像。後來爹又買下村東的一片地,施給關帝廟作了膳田。再後來,玉溪庵的大鐘,也是爹獨資捐贈。前年蝗災,去年旱荒,爹設棚施粥,活人無數。而咱們全家一直是節衣縮食。爹為什麼這樣做?是為了禮佛好善,也是為你們做兒孫的積德種福。特別是老三,老三天生聰穎,資質純厚,爹求上天保佑我兒今後仕途得意,一路青雲,直上金鑾王殿,以光耀咱蒲家,為蒲家列祖列宗爭臉,也為自己和一方百姓造福。」

蒲松齡趕緊叩頭:「孩兒記下了。孩兒有這心性,但不知有沒有這命。」
蒲槃大聲說:「不,你有好命。在你八歲的那年,你爺爺相中了一塊墳地。風水先生說那墳地南靠萬山,北靠洪山,西鄰般河,北對柳泉,可謂鳳穴龍脈,到第四代子孫不出高官,也出文魁。你爺爺覺得應在第四代上時間太長。那時你才八歲,就對爺爺說,那就把太爺爺的墳遷到這裡來不就得啦。你爺爺一聽非常高興,就把你太爺爺的老墳遷在那地方了。你太爺爺的第四代不應在你身上還應在誰身上?你佔了太爺爺鳳穴龍脈的風水,誰還能有比這更好的命?」

蒲松齡垂頭不語。
蒲槃歎了一口氣:「孩子,咱蒲家已經好幾代沒有高官厚祿之人。可這世上。要想揚眉吐氣,就得為官當權。你高祖蒲世產老人家急公好義,飽讀詩書,卻未能中舉。他老人家身懷擲錢絕技,但他並不好賭。遇到為富不仁之人,他賭;碰到災荒之年,他賭。賭必大贏,贏必散財給天下災民。人家稱他賭王,尊他放糧的無冕宰相。但他臨終前砍斷了自己一隻右手,流著淚對榻前的子孫說:『仕途才是正道』。」

蒲松齡:「仕途雖然要緊,但孩兒認為,儒家經世濟民,釋家普渡眾生,道家獨善其身,都是正道。」
蒲槃直直地瞪著蒲松齡:「難道爹的意思你還沒有聽得明白,或者爹的一番苦口婆心全被你當作耳旁風了?」
蒲松齡:「孩兒不敢。」
蒲槃用手一個一個指點著:「老大、老二、老四,爹不敢期望過高,爹這一輩子就指望你一個能夠跳過龍門。老三,爹求你了,爹求你暫時先放下男女之情,收斂心神,爭取科考入仕,振興咱們蒲氏一族。」

眾兄弟也齊聲道:「我等無能,還請三弟(三哥)不要辜負爹的期望。」蒲松齡將爹和眾兄弟一個一個扶起,沉重地點了點頭。
於是蒲家父子尋路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蒲松齡悄悄問老四自己在那山崖下躺了多長時間。老四說:「我們找了你三天,如果你沒有去過別的地方,那就是在崖下躺了三天三夜。」

蒲松齡:「那劉家姑娘是否已安全回家?」
老四:「是的,已經回到了娘家。」
蒲松齡:「那雪倩姑娘還在咱家?」
老四搖頭。
蒲松齡驚問:「她怎麼啦?」
老四:「她被他爹拖回去了。」
蒲松齡歎了一口氣。
蒲父回過頭:「你們談論什麼?」
老四:「三哥問現在是幾月,離下科鄉試還有多長時間。」
蒲父慈愛地點點頭。
他們剛回到滿井莊,一差役鞭馬而至。
差役在蒲家門前翻身落馬:「請問哪一位是滿井莊的蒲松齡?」
蒲松齡:「在下就是。」
差役打一躬:「學道施愚山大人想請蒲先生去濟南一敘,就便參加下一科鄉試。施大人還有手札在此。」
蒲槃上前一揖:「謝學台大人記掛。請差官回稟學台大人,就說蒲松齡立即登程。」
差役上馬而去。蒲槃立即吩咐下去,給老三打點行裝。於是蒲母和兩個媳婦在廚房裡忙著烙了許多煎餅。
二媳婦:「這回老三去濟南考試,一準能考上。」
大媳婦:「小叔子考上了,當了大官,我們做嫂子的就跟著沾光了。我說,到時候先把老屋翻一翻,要又高又大又明亮。」
二媳婦:「買地也很要緊,水田旱地都要一些。老僕人張叔歲數大了,該辭他回家養老去了。除了長工以外,再使喚幾個小廝。」
大媳婦:「還要找幾個給娘梳頭的丫環。」
蒲母笑道:「天鵝還在天上飛著,你們倒想著該是紅燒還是清燉了。」
第二天,蒲松齡騎著毛驢又來到了孝婦河渡口。在渡船上,他舉目四望。渡口仍有船隻泊著,卻沒有了雪倩姑娘。
他望著河水出神。水中出現了一個女子的倒影。睜大了眼睛再欲細看,水中的倒影不見了。
蒲松齡閉上了眼睛。他沒有想到雪倩姑娘這時正在受難。
那天夜晚,當她的轎子在回家的路上飛跑的時候,山道上突然繃出一根繩子……
父女倆被一群山匪押進一個山洞。一個山匪擎著火把走到雪倩跟前,撩開覆在她臉上的頭髮,火把朝前一照:「小娘子真是漂亮,天底下少有的美人,怎麼樣?陪陪大爺。」

傅父大罵:「畜生。」
山匪走到他跟前,一手托著他下巴:「你老傢伙也算有種,能生下這麼一個美人,也是有本事的漢子……」話猶未了,劈手就給了傅父一個巴掌。
傅父嘴角流血。他猛然將血水啐在山匪的臉上。
山匪拔出腰刀:「你活得膩歪啦!找死還不容易。」
被綁著的雪倩站起來,一頭撞過來,將山匪撞倒。山匪老羞成怒,爬起來對雪倩臉頰揚起手。雪倩閉上眼睛。
山匪的手掌落下時卻去掉力氣,順勢在她臉上摸了一下,轉怒為喜,涎笑著說:「這麼嬌嫩的臉,大爺還真捨不得打哩。」
雪倩:「呸。」
山匪又立時變色,唰地撕破她領口。
傅父閉上眼睛,仰天說:「誰救我閨女出去,我閨女就是他的人。」
山匪又嬉笑起來:「那我救她出去如何?」
雪倩:「我寧肯去死。」
山匪指著地上的麥草:「想死還不容易,你知道這些麥草是幹什麼用的?你以為這些麥草是燒鍋用的是男人和女人睡覺用的嗎?是把人皮剝下來塞進去用的。」
又一個山匪進來:「你這黑臉可別嚇著了美人,美人就是銀子。」
於是雪倩姑娘就成了這群山匪與另一個名叫康仁龍的地痞討價還價的籌碼。
這一幫山匪這一天走進了柳家集的康宅。山匪穿過門廳和中院,走向後堂。後堂太師椅上歪坐著豪闊的皮貨商人康仁龍。此人四十多歲,尖嘴上有三綹鬍子。一桿水煙被吹得咕嘟咕嘟作響。

賬房先生康利貞三十多歲,一頂瓜皮小帽。他湊在康仁龍耳邊說:「這一票私鹽發了大財,十五萬兩白花花的銀子到手了。」
康仁龍捋著三綹短鬚陰笑道:「康某販賣假藥材起家,做皮貨生意發財,攔路剪徑暴富,沒想到私鹽買賣比當山匪做強盜更能弄到銀子。」
康利貞:「這生意還要不要繼續做下去?」
康仁龍:「那還用說。」
康利貞笑道:「小的明白。」
這時候一幫山匪闖入。匪首一拱手:「久違了,康老大別來無恙?」
康仁龍微瞑雙眼:「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狗日的。」他起身走到山匪面前,將每個人的衣襟逐一地掀起來看看。每個山匪的衣襟裡都掖著一把明晃晃的短刀。
「康大爺該知道我現在是幹什麼的了吧?」匪首嘿嘿一笑。
康仁龍:「有種。在哪個瓢把子底下?你康大爺廟小,容不下你們還怎麼的?怎麼就投了別人?」
匪首說:「兄弟今天來,不是跟你談這事的。」
康仁龍:「怎麼?你們幾個想勒索你康大爺?還是想綁架你康大爺?」
匪首:「那你說呢?」
康仁龍突然擲杯於地:「來人。」
七八個山匪立即匍伏地上:「康大爺誤會了。」
康仁龍轉聲一喝:「看茶。」
康利貞用眼神止退欲想上前的家丁。丫環們端上茶水。
匪首:「康老大,小的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回是專門向大爺您報告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
「弟兄們綁到一個小姐,如花似玉。美女,那是真正的美女。」
康仁龍睜大眼睛:「真有這事?」
「真有這事。弟兄們也查清楚了,是柳莊傅家的小姐。」
康利貞立即湊近康仁龍:「那傅家小姐,小的有幸見過一眼,確是美人。如果真是傅家小姐,小的可就要恭喜你了。」
康仁龍來了精神:「小三子,你可別耍我。」
「小三子就是有十個狗膽,也不敢糊弄你康大爺。小的曾聽說過康大爺的太太,不擅床第之事……」匪首嬉笑著說。
康仁龍將扶手一拍。
匪首腦袋一縮:「小的多嘴,小的的意思是康大爺身邊應該有稱心可意的女人陪著。所以弟兄們弄到一個真正稱得上美人的小妞,就特來報告。你如果喜歡,小的這就給你送來。」

康仁龍:「要多少銀子。」
匪首:「聽大爺你賞。」
康仁龍摸出幾錠銀子擱在桌上。匪首伸手欲抓。
康利貞卻上前一步:「慢。」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網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聊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