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玉


廣平馮翁有一子,字相如。父子俱諸生。翁年近六旬,性方鯁,而家屢空。數年間,媼
與子婦又相繼逝,井臼自操之。一夜,相如坐月下,忽見東鄰女自牆上來窺。視之,美。近
之,微笑。招以手,不來亦不去。固請之,乃梯而過,遂共寢處。問其姓名,曰:「妾鄰女
紅玉也。」生大愛悅,與訂永好。女諾之。夜夜往來,約半年許。翁夜起,聞子捨笑語,窺
之,見子,怒,喚出,罵曰:「畜產所為何事!如此落寞,尚不刻苦,乃學浮蕩耶?人知
之,喪汝德;人不知,促汝壽!」生跪自投,泣言知悔。翁叱女曰:「女子不守閨戒,既自
玷,而又以玷人。倘事一發,當不僅貽寒舍羞!」罵已,憤然歸寢。女流涕曰:「親庭罪
責,良足愧辱!我二人緣分盡矣!」生曰:「父在不得自專。卿如有情,尚當含垢為好。」
女言辭決絕。生乃灑涕。女止之曰:「妾與君無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逾牆鑽隙,何能白
首?此處有一佳耦,可聘也。」告以貧。女曰:「來宵相俟,妾為君謀之。」次夜,女果
至,出白金四十兩贈生。曰:「去此六十里,有吳村衛氏,年十八矣。高其價,故未售也。
君重啖之,必合諧允。」言已,別去。

生乘間語父,欲往相之。而隱饋金不敢告。翁自度無資,以是故,止之。生又婉言:
「試可乃已。」翁頷之。生遂假僕馬,詣衛氏。衛故田舍翁,生呼出,引與間語。衛知生望
族,又見儀采軒豁,心許之,而慮其靳於資。生聽其詞意吞吐,會其旨,傾囊陳几上。衛乃
喜,浼鄰生居間,書紅箋而盟焉。生入拜媼,居室幅側,女依母自幛。微睨之,雖荊布之
飾,而神情光艷,心竊喜。衛借捨款婿,便言:「公子無須親迎,待少作衣妝,即合舁送
去。」生與期而歸。詭告翁,言衛愛清門,不責資,翁亦喜。至日,衛果送女至,女勤儉,
有順德,琴瑟甚篤。逾二年,舉一男,名福兒。會清明抱子登墓,遇邑紳宋氏。宋官御史,
坐行賕免,居林下,大煽威虐。是日亦上墓歸,見女艷之,問村人,知為生配。料馮貧士,
誘以重賂,冀可搖,使家人風示之。生驟聞,怒形於色;既思勢不敵,斂怒為笑,歸告翁。
翁大怒,奔出,對其家人,指天畫地,詬罵萬端。家人鼠竄而去。宋氏亦怒,竟遣數人入生
家,毆翁及子,洶若沸鼎。女聞之,棄兒於床,披髮號救。群篡舁之,哄然便去。父子傷
殘,呻吟在地。兒呱呱啼室中。鄰人共憐之,扶之榻上。經日,生杖而能起,翁忿不食,嘔
血尋斃。生大哭,抱子興詞,上至督撫,訟幾遍,卒不得直。後聞婦不屈死,益悲。冤塞胸
吭,無路可伸。每思要路刺殺宋,而慮其扈從繁,兒又罔托。日夜哀思,雙睫為不交。

忽一丈夫吊諸其室,虯髯闊頷,曾與無素。挽坐,欲問邦族。客遽曰:「君有殺父之
仇,奪妻之恨,而忘報乎?」生疑為宋人之偵,姑偽應之。客怒眥欲裂,遽出曰:「僕以君
人也,今乃知不足齒之傖!」生察其異,跪而挽之,曰:「誠恐宋人【舌】我。今實布腹
心;僕之臥薪嘗膽者,固有日矣。但憐此褓中物,恐墜宗祧。君義士,能為我杵臼否?」客
曰:「此婦人女子之事,非所能。君所欲托諸人者,請自任之;所欲自任者,願得而代庖
焉。」生聞,崩角在地。客不顧而出。生追問姓字,曰:「不濟,不任受怨;濟,亦不任受
德。」遂去。生懼禍及,抱子亡去。至夜,宋家一門俱寢,有人越重垣入,殺御史父子三人
及一媳一婢。宋傢俱狀告官。官大駭,宋執謂相如,於是遣役捕生,生遁不知所之,於是情
益真。宋僕同官役諸處冥搜。夜至南山,聞兒啼,蹤得之,系縲而行。兒啼愈嗔,群奪兒拋
棄之。生冤憤欲絕。見邑令。問:「何殺人?」生曰:「冤哉!某以夜死,我以晝出,且抱
呱呱者,何能逾垣殺人?」令曰:「不殺人,何逃乎?」生詞窮,不能置辨。乃收諸獄,生
泣曰:「我死無足惜,孤兒何罪?」令曰:「汝殺人子多矣;殺汝子,何怨?」生既褫革,
屢受梏慘,卒無詞。令是夜方臥,聞有物擊床,震震有聲,大懼而號。舉家驚起,集而燭
之,一短刀,【舌】利如霜,剁床入木者寸餘,牢不可拔。令睹之,魂魄喪失。荷戈遍
索,竟無蹤跡。心竊餒。又以宋人死,無可畏懼,乃詳諸憲,代生解免,竟釋生。

生歸,甕無升斗,孤影對四壁。幸鄰人憐饋食飲,苟且自度。念大仇已報,則【單展】
然喜;思慘酷之禍,幾於滅門,則淚潸潸墮;及思半生貧徹骨,宗支不續,則於無人處大哭
失聲,不復能自禁。如此半年,捕禁益懈。乃哀邑令,求判還衛氏之骨。及葬而歸,悲怛欲
死。輾轉空床,竟無生路。忽有款門者,凝神寂聽,聞一人在門外,噥噥與小兒語。生急起
窺覘,似一女子。扉初啟,便問:「大冤昭雪,可幸無恙?」其聲稔熟,而倉卒不能追憶。
燭之,則紅玉也。挽一小兒,嬉笑胯下。生不暇問,抱女嗚哭。女亦慘然。既而推兒曰:
「汝忘爾父耶?」兒牽女衣,目灼灼視生。細審之,福兒也。大驚,泣問:「兒那得來?」
女曰:「實告君:昔言鄰女者,妄也。妾實狐。適宵行,見兒啼谷口,抱養於秦。聞大難既
息,故攜來與君團聚耳。」生揮涕拜謝。兒在女懷,如依其母,竟不復能識父矣。天未明,
女即遽起。問之,答曰:「奴欲去。」生裸跪床頭,涕不能仰。女笑曰:「妾誑君耳。今家
道新創,非夙興夜寐不可。」乃剪莽擁【上竹下彗】,類男子操作。生憂貧乏,不自給。女
曰:「但請下帷讀,勿問盈歉,或當不殍餓死。」遂出金治織具,租田數十畝,僱傭耕作。
荷【饞,以代】誅茅,牽蘿補屋,日以為常。裡黨聞婦賢,益樂資助之。約半年,人煙
騰茂,類素封家。生曰:「灰燼之餘,卿白手再造矣。然一事未就安妥,如何?」詰之,答
曰:「試期已迫,巾服尚未復也。」女笑曰:「妾前以四金寄廣文,已復名在案。若待君
言,誤之已久。」生益神之。是科遂領鄉薦。時年三十六,腴田連阡,夏屋渠渠矣。女裊娜
如隨風欲飄去,而操作過農家婦;雖嚴冬自苦,而手膩如脂。自言二十八歲,人視之,常若
二十許人。異史氏曰:「其子賢,其父德,故其報之也俠。非特人俠,狐亦俠也。遇亦奇
矣!然官宰悠悠,豎人毛髮,刀震震入木,何惜不略移床上半尺許哉?使蘇子美讀之,必浮
白曰:『惜乎擊之不中!』」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聊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