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嫁女


歷城殷天官,少貧,有膽略。邑有故家之第,廣數十畝,樓宇連亙。常見怪異,以故廢
無居人;久之,蓬蒿漸滿,白晝亦無敢入者。會公與諸生飲,或戲云:「有能寄此一宿者,
共醵為筵。」公躍起曰:「是亦何難!」攜一席往。眾送諸門,戲曰:「吾等暫候之,如有
所見,當急號。」公笑云:「有鬼狐,當捉證耳。」遂入,見長莎蔽徑,蒿艾如麻。時值上
弦,幸月色昏黃,門戶可辨。摩娑數進,始抵後樓。登月台,光潔可愛,遂止焉。西望月
明,惟銜山一線耳。坐良久,更無少異,竊笑傳言之訛。席地枕石,臥看牛女。

一更抽盡,恍惚欲寐,樓下有履聲,籍籍而上。假寐睨之,見一青衣人,挑蓮燈,猝見
公,驚而卻退。語後人曰:「有生人在。」下問:「誰也?」答云:「不識。」俄一老翁
上,就公諦視,曰:「此殷尚書,其睡已酣。但辦吾事,相公倜儻,或不叱怪。」乃相率入
樓,樓門盡辟。移時,往來者益眾。樓上燈輝如晝。公稍稍轉側,作嚏咳。翁聞公醒,乃
出,跪而言曰:「小人有箕帚女,今夜于歸。不意有觸貴人,望勿深罪。」公起,曳之曰:
「不知今夕嘉禮,慚無以賀。」翁曰:「貴人光臨,壓除凶煞,幸矣。即煩陪坐,倍益光
寵。」公喜,應之。入視樓中,陳設芳麗。遂有婦人出拜,年可四十餘。翁曰:「此拙
荊。」公揖之。俄聞笙樂聒耳,有奔而上者,曰:「至矣!」翁趨迎,公亦立俟。少選,籠
紗一簇,導新郎入。年可十七八,丰采韶秀。翁命先與貴客為禮。少年目公。公若為儐,執
半主禮。次翁婿交拜,已,乃即席。少間,粉黛雲從,酒【載,換車為肉,音zi4,意大塊
的肉】霧霈,玉碗金甌,光映几案。酒數廳,翁喚女奴請小姐來。女奴諾而入,良久不出。
翁自起,搴幃促之。俄婢媼數輩擁新人出,環【佩,換為王】【左王右寥下半部】然,麝
蘭散馥。翁命向上拜。起,即坐母側。微目之,翠鳳明【王當】,容華絕世。既而酌以金
爵,大容數鬥。公思此物可以持驗同人,陰內袖中。偽醉隱幾,頹然而寢。皆曰:「相公醉
矣。」居無何,新郎告行,笙樂暴作,紛紛下樓而去。已而主人斂酒具,少一爵,冥搜不
得。或竊議臥客;翁急戒勿語,惟恐公聞。移時,內外俱寂,公始起。暗無燈火,惟脂香酒
氣,充溢四堵。視東方既白,乃從容出。探袖中,金爵猶在。及門,則諸生先俟,疑其夜出
而早入者。公出爵示之。眾駭問,公以狀告。共思此物非寒士所有,乃信之。後公舉進士,
任於肥丘。有世家朱姓宴公,命取巨觥,久之不至。有細奴掩口與主人語,主人有怒色。俄
奉金爵勸客飲。諦視之,款式雕文,與狐物更無殊別。大疑,問所從制。答云:「爵凡八
只,大人為京卿時,覓良工監製。此世傳物,什襲已久。緣明府辱臨,適取諸箱簏,僅存其
七,疑家人所竊取;而十年塵封如故,殊不可解。」公笑曰:「金盃羽化矣。然世守之珍不
可失。僕有一具,頗近似之,當以奉贈。」終筵歸署,揀爵馳送之。主人審視,駭絕。親詣
謝公,詰所自來。公乃歷陳顛末。始知千里之物,狐能攝致,而不敢終留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聊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