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清僧


長清僧,道行高潔。年八十餘猶健。一日,顛仆不起,寺僧奔救,已圓寂矣。僧不自知
死,魂飄去,至河南界。河南有故紳子,率十餘騎,按鷹獵兔。馬逸,墮斃。魂適相值,翕
然而合,遂漸蘇。廝僕還問之。張目曰:「胡至此!」眾扶歸。入門,則粉白黛綠者,紛集
顧問。大駭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為妄,共提耳悟之。僧亦不自申解,但閉目不
復有言。餉以脫粟則食,酒肉則拒。夜獨宿,不受妻妾奉。

數日後,忽思少步。眾皆喜。既出,少定,即有諸僕紛來,錢簿谷籍,雜請會計。公子
托以病倦,悉卸絕之。惟問:「山東長清縣,知之否?」共答:「知之。」曰:「我郁無聊
賴,欲往游矚,宜即治任。」眾謂新瘳,未應遠涉。不聽,翼日遂發。抵長清,視風物如
昨。無煩問途,竟至蘭若。弟子數人見貴客至,伏謁甚恭。乃問:「老僧焉往?」答云:
「吾師曩已物化。」問墓所。群導以往,則三尺孤墳,荒草猶未合也。眾僧不知何意。既而
戒馬欲歸,囑曰:「汝師戒行之僧,所遺手澤,宜恪守,勿俾損壞。」眾唯唯。乃行。既
歸,灰心木坐,了不勾當家務。

居數月,出門自遁,直抵舊寺,謂弟子:「我即汝師。」眾疑其謬,相視而笑。乃述返
魂之由,又言生平所為,悉符。眾乃信,居以故榻,事之如平日。後公子家屢以輿馬來,哀
請之,略不顧瞻。又年餘,夫人遣紀綱至,多所饋遺。金帛皆卻之,惟受布袍一襲而已。友
人或至其鄉,敬造之。見其人默然誠篤;年僅而立,而輒道其八十餘年事。異史氏曰:「人
死則魂散,其千里而不散者,性定故耳。余於僧,不異之乎其再生,而異之乎其入紛華靡麗
之鄉,而能絕人以逃世也。若眼睛一閃,而蘭麝熏心,有求死而不得者矣,況僧乎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聊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