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永存的證據


蘇克拉 (印度)
  蘇克拉於1954年3月出生在印度西孟加拉的?藹齱A父親名叫斯裏。森。古普塔。
  大約一歲半,還不會怎麼說話的時候,她就經常抱一塊木頭或枕頭,叫它“米露”。問她“米露”是誰,蘇克拉說,“我的女兒”。在以後的三年中,她逐漸透露了更多有關米露和“他”的資訊。“他”指她前世的丈夫。她說,“他”、米露、凱圖和卡魯納 (後兩人是她前世“丈夫”的弟弟)住在巴特帕拉村鎮的拉思塔拉。巴特帕拉村鎮在去加爾哥達的路上,離?藹欓?1英里。古普塔家族對巴特帕拉略有所知,但從來沒有聽說過巴特帕拉的拉思塔拉以及蘇克拉提到過名字的那些人。
  蘇克拉逐漸產生了一種去巴特帕拉的強烈願望,並堅持說,如果她家裏人不帶她去,她就自己去。她聲稱,她可以帶路去她的公公家。古普塔和一些朋友談起過、也向一個鐵路上工作的同事提到過這件事。這個同事斯裏。帕爾住在巴特帕拉附近,在那裏有親戚。通過這些親戚,斯裏。帕爾得知一個名叫凱圖的男子,住在巴特帕拉的拉思塔拉區,那是一個很小的區域。凱圖有一個名叫瑪娜的嫂嫂。瑪娜在1948年一月去世,留下一個嬰兒叫米露。當斯裏。帕爾把這些事實告訴蘇克拉的父親時,她父親對帶蘇克拉去巴特帕拉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經過對方家庭的同意後,雙方對此事作了安排。
  1959年夏天,剛過5歲的蘇克拉和家人一同去了巴特帕拉。蘇克拉帶路徑直來到她前世公公斯裏。阿姆裏塔拉。查克拉瓦蒂的家。在那裏,蘇克拉準確地說出了許多人和家裏物品的名字。之後,查克拉瓦蒂家的人回訪了蘇克拉在坎帕的家,瑪拉娘家的人也來看望她。後來,蘇克拉又幾次走訪巴特帕拉,與在巴特帕拉的前世丈夫斯裏。哈裏丹。查克拉瓦蒂以及前世的女兒米露的會面,在蘇克拉心中激起了強烈的感情,因而渴望與他們更多的團聚。雖然她從未表達過要永久回到原來家庭的願望,但她確實非常想念哈理丹。查克拉瓦蒂,渴望他的來訪。
  當故意告訴蘇克拉,遠在巴特帕拉的米露發高燒時(實際上並沒有生病,只是為試驗目的),蘇克拉立即傷心地哭了,其他人花了好長時間才使她明白米露並沒有生病。另外一次,當蘇克拉聽說米露真的生病時,她非常悲傷,一直懇求帶她去看望米露。她的家人只好第二天帶她去看望米露。蘇克拉與哈理丹。查克拉瓦蒂在一起吃飯時,總是像普通的印度婦女一樣,吃完他盤中剩下的食物,但從來不吃其他人剩下的食物。(在印度,妻子要吃完她丈夫盤中剩下的食物,但卻不能吃任何其他人剩下的食物。)蘇克拉還常常面對查克拉瓦蒂家的那架縫紉機掉淚,那是瑪娜生前經常使用的縫紉機。
  蘇克拉三到七歲這段時期對前世的記憶最為深刻,以後便逐漸地不再主動談論自己的前世,特別是前世的丈夫娶了第二個妻子、前世的女兒嫁人以後。到1969年十五歲時,她完全不再主動談起前世的事,而且,當任何人問起此事時,她都會變得心煩。到1970年,她說,“我對巴特帕拉那個瑪娜的生平,一點也記不起來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因果。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